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通过问道路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到底是不是陆小夭?

    石门经过漫长时间的思考,还是选择相信这事是陆小夭做的。

    不然为什么单单只劈坏了封印的核心,而不破坏封印的其他部分。

    梁道天布下的这道封印,从今天开始,只剩下虚有其表的外壳,再也没有击杀陆家血脉之人的能力。

    五百多年来,陆小夭一次都没出过手,甚至陆家亡国,被追杀,灭族也从来没见过陆小夭出过手呀。

    想当初,梁氏兄弟杀进陆国都城之时,并没有对都城内的其他人动手。

    只是把陆家具有皇族血脉之人屠杀个干干净净。

    那时候陆小夭睡着了?今天才刚醒来?

    石门猜测这件事的背后肯定有他不知道的原因。

    他不相信,陆小夭在500多年前陆家亡国的时候不知情。只是当初陆小夭为什么不出手呢?

    陆小夭既然知道陆家亡国,为什么不出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子孙被屠杀,这不是他的风格。

    想当初,自己不就是对他移民的建议犹豫了一下,才被祭炼成如今的石门。

    想不到过了两千多年后,再次和陆小夭产生交集,竟是因为眼前的陆南。

    石门朝陆南看去,这小子很普通啊,没什么特殊的,为什么陆小夭要出手呢?

    在这五百年里,比陆南优秀,通过问道路的陆家人也有数十个了,也没见陆小夭出过手。

    难道陆小夭不是要我放水,仅仅是为惩罚我骂了他?哼,陆小夭这个混蛋果然还是这么小气。

    陆南难道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石门凝神细细打量起陆南来。

    虽然石门没有任何攻击力,可作为恒星之心的他,除了这个缺点以外,其他方面都是极为强悍的,包括见识。

    很快他就发现陆南不正常的地方了,石门决定再试探一番。

    陆南感觉自己身体周围的压力剧增,原本还能保持站在原地的他,被一股巨力推的不断后退。

    610,602,584……

    放榜处石碑上陆南的名字在不断的往下掉。

    “你们看,这个叫陆南的名次在下降。”人群中有人第一时间发现石碑上的异样。

    “不可能,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名次只有上升和淘汰两种。”说话之人言之凿凿。

    马上就被狠狠打脸,“咦,还真的是,怎么可能?”

    “我连续来了三年,都没看到过这样的情景。”

    “你才三年,我都来了十几年了,同样没看到过这样的情况。”

    发生这一幕的时候武卫青正在买饭回来的路上。

    石碑上的异常很快被禀告给武道院传道斋,传道斋在第一时间告知授业居和解惑轩,并上报给长师殿。

    长师殿命令三处速派人前往石碑处和问道路查看变故。

    武道院门前的异常很快便传到了皇宫深处。

    “张大宫,武道院石碑上出现异常,有一名叫陆南之人名次在下跌。”

    “好,下去领赏吧。”张大宫不动声色的来到皇宫大殿门口。“大帝,下面来报,武道院石碑出现异常。”

    “情况我已知晓,派人去查清楚陆南的底细。若他是陆家之人,杀无赦。”

    梁道天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听起来竟不像是在一个空间。微微渺渺甚是遥远,清清楚楚又如同在耳边。

    张大宫对此早已习惯,颔首后退道,“是,大帝。”

    陆南并不知道,因为他的异常,外界早已掀起了一场飓风,一种叫做宿命的危机逐渐朝他吞噬过来。

    陆南拼尽全力让自己的身子稳定下来,在手脚协同下,终于停止了后退。

    38610陆南。

    刚回到广场的武卫青无意中瞥了一眼石碑,刚好看到陆南的名字从上面一路滑落,停在386米处。

    “啊?名次怎么还会掉落?”武卫青控制不住的喊出声来。

    “武兄。”华焕春赶紧用眼神制止武卫青慎言。

    “武兄,买个吃食,至于用这么久的时间吗?可叫我一阵好等呐。”

    武卫青马上就意识到了事情不正常,连忙走到华焕春近前小声道:“华大哥?这……”

    “武兄稍安勿躁,还是赶紧把吃的拿出来吧,饿死哥哥我了。”华焕春迅速低声说道,“人多耳杂,静观事态变化。”

    武卫青了然,看来这件事目前还不知道是好是坏。

    虽然他才盯着石碑看了一天,但从来没看到过其他人的名次会后退。

    “华大哥,你看过这样的事情吗?”武卫青还是担心。

    “没,第一次。”华焕春道,“放心吧,武道院一定会给出合理的解释。”

    “再说,真要有什么事,仅凭武兄武师境的修为,于事无补。”

    武卫青扎心了,他决定不说话,吃,使劲吃。储存好体力,一会儿跑的快点。

    华焕春话一说出口,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只能默默的拿起鸡腿在一旁啃了起来。

    大不了一会儿出事的时候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咯。华焕春在心里想着。

    刚稳定下身子的陆南,再次感受到一股远比之前还要强大的压力朝他倾轧过来。

    陆南抬起头,平静的注视着石门。

    “石门前辈,为何要这般对我。”

    “既然是你们陆家老祖看重的你,想必有过人之处。我这是在察看你。”石门一贯的坦诚道。

    “这样就可以了吗?”陆南道,“前辈看出什么来了吗?”

    石门倒是看出来一殿端倪,但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纯一不杂体质?不可能。

    “你愿意配合我吗?”石门道。

    “怎么配合?”陆南道。

    “我会先让你到达999米的地方,再把你推回起点。”石门补充,“可能还需要进行多次。”

    陆南并不清楚石门轻描淡写说出来的这番话,实行起来会引起外界多大的动荡。但他还是答应了。

    “好。”

    “确定吗?”石门唯恐自己无意中的行为会引起陆家老祖的注意,内心又十分想知道陆南特殊在哪。

    曾经作为恒星的他,要论见识,在这个星球上一定是排在前三之列。

    毕竟他见过太多天才出生长大,看过无数的强者毁灭陨落。即使如此,纯一不杂体质也是第一次见。

    算了,死就死吧。反正天天在这风吹雨淋,还要被人乱刻乱画,还不如做个明白鬼。

    石门倒也光棍,为了搞清楚一个秘密,竟然愿意拿生死做赌注。

    “我也不欺负你,有些事需要提前和你说清楚。”石门冰冷的声音里多了一丝严肃。

    “石门前辈请说。”陆南道。

    “接下来的一切,都会让你成为梁都最瞩目的存在,而你的身份注定了要隐藏在暗中,躲避梁家的注意。”

    “这些都会给你带来麻烦。”

    石门无论以前是什么,现在是什么,从来都不会委婉表达,向来是直来直去。

    陆南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这一层,经过石门一讲,内心才开始衡量比较。

    “石门前辈。”

    “你说?”

    “让十一和我都通过武道院的考核。”陆南道。

    “就是在你前面那个长得跟小黑熊一眼的人?”

    “是。”

    “好,我答应你。”石门道。都有可能被陆小夭弄死,还在乎谁能不能过?

    再说,是陆小夭把他抓来祭炼成石门,现在陆国亡了,他也没必要再尽忠职守。

    相同这一层的石门,迅速降低武十一身上的压力。

    80010武十一。

    88610武十一。

    94910武十一。

    武十一通过石门。

    放榜处石碑上,武十一的名字闪烁着金光消失不见。

    武卫青兴奋的原地蹦起,“我就知道,一定能通过。”

    “现在只剩下陆南这个小家伙了。”武卫青看向386米处的陆南。

    “华大哥,奕生过了吗?”武卫青满脸笑容的看向华焕春。

    98709华奕生。

    那么大个字在上面没看到吗?华焕春不理武卫青的显摆,瞎得瑟。原本想帮他的心思顿时消失。

    “好了,武十一已经通过考核。至于你,等我查清楚之后再放你通过。”

    “多谢石门前辈。”陆南道。

    “先别说谢,现在我放开压力,你给我全力跑到999米处。”石门说完便收回来压力。

    陆南全力奔跑,一分钟后到达石门下面。气还没喘匀,一股巨大的压力降临在他身上。

    ‘噌’‘噌’‘噌’‘噌’,陆南止不住退势,最后整个人趴在地上,跟乌龟一样被推着倒退。

    放榜处石碑。

    只见陆南的名字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从386米处直线上升,转眼间超越所有人,停在了999米处。

    然后又以极快的速度,从999米处跌落,943,825,7……很快退到了234米处。

    这下子,石碑下面的人群彻底的放开了声音。这番动静迅速传染开去,更多的人关注到了这里。

    原本就在石碑附近三处的人迅速派人去禀告长师殿。

    这样的情况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已经不是他们理解范围之内的事情了。

    事情同样被禀告给梁道天。

    “好,再来。”石门再次收回陆南身上的压力。

    陆南丝毫不顾被磨损坏的衣物和滴着血的伤口,起身朝着石门跑去,只不过这次没之前那么快了。

    245,360,471……五分钟后,陆南再次站在999米处。

    石碑上的异样彻底的被传开出去。

    很多人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赶往武道院,千年奇观,必须要亲眼一见。

    消息越穿越广,更多更远的人从四面八方赶往武道院。

    沉寂已久的武道院,再一次出现在众人耳朵里。更多关于武道院的成年旧事都被翻了出来。

    武都院广场的报名审核处。

    “吕天风,听说了吗?”傅玉峰在一旁突然问道。

    忙的焦头烂额的吕天风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听说什么?”

    “原来你不知道啊,啊哈哈哈哈哈……”傅玉峰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嘿嘿,看来我无意中给吕天风树立了一个强敌呐。我的眼光怎么可以这么毒。

    傅玉峰的意外举动,让一旁的吕天风不知所以然,更是让那些排着队等待考核的人一脸懵。

    学长这是压力太大,疯了?

    傅玉峰感受四面八方传来的恶意,赶紧控制,可惜依然很难。

    “天风师兄,我突然内急,需要解决一下。这里只有劳烦你看顾一会儿咯。”傅玉峰说完赶紧走人。

    众人望着傅玉峰不断抖动的身体,和那魔性的笑声,从心里升起一股同情。

    吕天风,……,这就走了?不会是疯了吧?

    哎,再这样下去,自己都要疯掉。

    吕天风接过傅玉峰那一摊子,两摊合成一摊,再次埋头苦干。

    谁让他是这次考核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谁让傅玉峰刚好分在他的下面,出了问题责任都要他自己担。

    张大宫站在大殿门口,宫外不断传来的消息,让他心里直突突。

    梁道天的声音幽幽渺渺的传来:“吩咐下去,护卫军,禁卫军全部出动维护武道院秩序。”

    “是,大帝。”张大宫拿出令牌递给身后的侍卫,示意他赶紧去传令。至于他,此刻只能再大殿外候着。

    护卫军和禁卫军以极快的速度控制住了武道院引起的慌乱。并不断的驱赶无关人员离开武道院广场。

    “大帝,这陆南?”张大宫想问怎么处理。

    “陆南?且看他能不能过石门了。”梁道天道。

    刚到999米处的陆南,没等回过神来,整个人被压力拍飞朝着地面摔落,脊背着地,一路摩擦。

    一条由血组成的红线从999米处一路划到了439米处。

    陆南努力翻过身子,不知道从哪里产生一股力量支撑着他,竟然让他站了起来。

    “前辈,看出来了吗?”陆南怕自己再不开口,真的要死掉了。

    就在刚刚,他脑子里竟然闪过很多画面,最终定格在两个画面上。

    一个是在青天山脉的峡谷,一个是在武都院的广场。

    自己还不能死,必须要变强才能不被人欺负,才能报仇,才能保护别人。

    “嗯,好了。”石门道。

    “前辈看出什么了?”陆南好奇的问道。

    “你是纯一不杂体质,不过目前并没有达到纯一不杂的地步,所以你需要,不对,是要……”石门说话很混乱。

    “前辈,你在说什么?”

    “啊,算了算了。你不用知道。”石门道,“你能走到我这里吗?”

    “抱歉啊,我没有办法帮你。不过有些东西我可以帮你。”

    石门从梁道天第一次看向这里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不过在石门的掩护之下,没人能够看到陆南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只不过陆南走过的这条路,今后都只能封闭起来。

    “能。”此时陆南痛的都无法正常思考,更不要说留意到石门说话的混乱。

    石门看着这条路上的狼藉和混乱,终究是有些于心不忍。

    他抬头看了看天上,心道陆小夭这个混蛋是不是正在看着这里。

    算求,管他呢。要打要杀来就是了。

    “陆南,石门下有道封印,不过现在核心已经被打坏了。一会儿等你到了石门下面,我把里面的血脉之力传到你体内,帮助你疗伤。”

    陆南没有回应他,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前进,眼里只有石门。

    石门真的怕陆南走着走着死在路上,只能一个劲在在他脑子里说话。

    “你不用说话,直接在心里想你要说的话就行了。”石门的声音在陆南的脑海里响起,“真怕你死在半路上,现在我说话,你回答我。”

    陆南试着在心里想了一个好字,石门表示感应到了。

    “我知道你以前没有和人说过这么多话,这次为什么愿意和我说这么多。”石门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点不好,想复仇,得改掉这个性格劣势。”陆南诚实回答。

    “那你为什么愿意和我说话呢?”

    “石门前辈都说了,和人说话少。但是前辈不是人,因此改变就从石门前辈这里开始。”

    石门被噎住,良久才道:“别再叫我石门前辈,我有名字。”

    “我叫恒星之心,你也可以叫我世界中心,星球之核。”

    “石门前辈,没有‘人’会叫这个名字的。”陆南道。

    “我就这么叫不行吗?”石门无语,“谁规定人的名字不能叫这些。”

    “好吧。”

    “看你这么勉强的样子,看来是不赞同我说的。干脆你帮我取个你认为的人的名字。”

    陆南沉思后道:“石门。”

    “???什么”石门不解,我可不就是叫石门吗?难道……

    “前辈,我是说,我给你取得名字叫石门。”

    石门……

    “姓石,名门。”陆南继续道。

    石门如果有心的话,能被活活气死。

    算了,陆南如今的惨状原因都在自己,不和他计较。

    石门一路上引导陆南转移注意力。只要陆南不关注身上的伤势和距离,相对能走的轻松一些。

    陆南一路走一路洒血,凭借毅力终于站到了石门下面,在他身后是一条染血的道路。

    陆南没有回头,他也没有力气回头。此刻他能站着,完全就是石门和他说话的功劳。

    石门引导封印核心中陆家祖先的血脉进入陆南身体。

    血液进入陆南身体,迅速蔓延开来。

    陆南借这一刹那的清醒,迈出最后一步。

    平安过石门,无事。

    陆南直接扑倒在地上。

    等候在石门后面的人迅速上前,看到全身衣物成条状的陆南身上遍布着擦痕和血脉,赶紧抱起他朝着神医馆跑去。

    放榜处石碑上一阵金光闪过,陆南名字消失。

    “过了过了,终于过了。”武卫青惊喜道。

    这下好了,十一和陆南都通过了武道院的考核。

    梁国皇宫大殿的深处,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从虚空浮现。

    “无事?不是陆家人。”

    目光随之看向石门上的封印,封印依旧。

    “召回护卫军和禁卫军。”

    张大宫躬身领命:“是,大帝。”

    眼睛随之消失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