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理念之争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一夜无话。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武道院的巨大石门上时,整个梁都犹如被唤醒一般,瞬间热闹起来。

    此时,石门上正坐着两个老者在激烈讨论,声音控制不住的越来越大。

    这一幕并没有被任何人看到,包括正在石子路上考核的陆南。

    “今年不错,半个多月下来已经有42人通过考核。”一老者声音平和的说道。

    “有什么用。入虚境那小家伙,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已经99岁了吧。”另一老者道。“你觉得在1年之内,武道院有谁能突破到入虚境?”

    “不好说。”

    “就别自欺欺人了。自从梁氏兄弟成立武都院以来,这么多年,处处针对我们武道院。抢学员,抢资源,处处打压我们,五百年来,才出了几个入虚境。”

    “想当初,我们雄踞梁国第一学院一千多年,甚至还力压其他四国学院。现在呢?知道武道院的还有多少人?”

    “自身实力不济,能怪谁?”平和老者无奈道。

    “实力不济?开什么玩笑。整个梁都有哪一家学院的星师有我们武道院多。”

    “星师不入凡尘,多又有什么用,再说,一群老头老太太,能熬得过年轻人吗。这些年为了培养学员,我们卖了多少地。”

    “还不是你们一群老顽固,不愿意灵活变通。要我说,就不用这劳什子问道路作为考核标准。

    只要年龄在12岁之下的,统统招收进来。学院只负责教,其他的概不负责。我们只收学杂费,管理费。

    甚至可以成立青少年班,成人班,只要他们交一大笔赞助费就行。这样用不了几年,武道院就算不在前十之列,依然可以很滋润。”

    “呵,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想法的人太多,武道院才会不断衰败。”

    “衰败?哼哼,这么多年就是听了你们这个鬼话,一拖再拖。结果呢?你们培养出几个入虚境武者了?”

    “是,你们高尚,提倡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说白了,你们就是不作为。

    屁个问道路,一个10岁的孩子能知道什么?还不是要靠我们去教,去引导吗?

    你们倒好,教完自己该教的,剩下就等着学员自己上门来问。有几个敢主动问你们的。”

    “不还是有吗?”平和老者道。

    “是有,那你们这些人的做法,跟我的提议又有什么区别。不还是教吗?同样是教,为什么不能多招一些人?这样也不用一次次的卖地生存。”

    另一老者越说越生气。本质上平和老者他们的做法跟自己的提倡并不冲突,反而是殊途同归。区别只在于有没有通过问道路。

    平和老者不说话了。

    “你们再这样下去,学院都要被你们卖没了。所以,这次我们不会松口。”老者道,“对了,划院自治的同时,通过问道路的人我们要一半。”

    “什么?”平和老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其他表情,不敢置信。

    他和另一老者属于两个派系,他们之间是理念之争。虽说两派的出发点都是教书育人,都是为了学院好,但他们这一派更为遵守古老的规则,追崇无为而治。

    而另一派在他们看来,属于激进派,讲究以攻对攻,以攻为守。

    老者回头看向武道院,心中也有几分迟疑?自己这一派真的错了吗?难道培养一个强者不比培养一群弱者来的好么?

    一个看不清前路,不知道路在何方的人,怎么可能成为强者。

    另一老者和平和老者一派的人斗了这么多年,十分清楚平和老者的想法,他们总觉得想清楚了再去做事,会更好。

    然而,绝大多数人,本来就是走一步看一步,走着走着就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为何一开始就要确立道路呢?

    也许一开始确立的路是错的,想回头的时候已晚。很多他们培养出来的人,不就是这么被废掉的吗?

    难道那些被他们废掉的人,还不足以让他们惊醒吗?

    哼,活该自己出来和他斗气。老者愤愤然离去,此事,不能再等了,他得在考核期间把相关章程整理好。

    等正式开学的时候,就开始施行划院而治,以事实结果来证明谁对谁错。吵了这么多年,是时候做出一些真正的改变,而不仅仅是……

    平和老者看着正在问道路上走着的一众考核人员,心里面不禁沉思起来。

    然而,这件事,正在问道路上前进的陆南等人不知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武道院首批改革的实验人员。

    陆南一晚上只前进了66米,卡在499米处前进不得。

    “陆南,放弃吧。你通不过的,你不适合武道院。”

    陆南到现在都不清楚,是谁在和他说话。

    往后看,没有一人。往前看,只有一道巨大的弓形石门屹立在那里。那道声音是怎么进到自己脑中的?

    陆南不解,抬头往天上看,天还是一样的天。从他踏入石子路的那一刻起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的变化。

    难道进来没多久吗?

    肚子的抗议声却在提醒陆南,时间恐怕过了很久。他还得无时不刻的抵抗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压力,这让身体的消耗更快。

    “我不会放弃。”陆南道。

    “放弃吧,陆南。你是真的不适合武道院。”那道声音在陆南的脑海里循循善诱道。

    陆南左脚在后,右脚抬起,但始终跨不出这一步。他尝试了无数次,每一次总是差一点点,就差那一点。

    尤其还有一道劝他放弃的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循环播放,逼得陆南不得不动摇通过石门的决心。

    “告诉我,你是谁?”陆南道。

    “不重要。”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陆南沉思良久,说道,“既然是你劝我放弃,对我来说就重要。”

    “我是石门。”冰冷的声音坦然承认。

    “石门?”陆南抬头朝着石门看去。

    不就是一道门吗?看起来大了一点而已,石头怎么会说话?陆南盯着石门看了好久,没看出来石门的嘴巴在哪里。

    石门感觉被冒犯了。

    虽然别人也打量他,摸他,甚至坐在他身上,更甚者还在上面刻字留念。前提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会说话。

    被当成死物看,和活物被别人打量审视,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

    “小子,看哪呢?你再盯着我看,信不信我……”石门本想说揍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这个功能。

    “你怎么会说话?”陆南不解。

    “废话,我本体是一颗恒星,被陆小夭活活祭炼成一道石门,替他来考核你们。”

    “恒星?”陆南一头雾水。

    “喂,小子,我说你是不是听错重点了,重点是陆小夭这个混蛋。”石门冰冷的声音里面多了一丝怨恨。

    陆小夭不会还没死吧?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应该死了吧?他早就应该死了,这个挨千刀的家伙。

    突然,一道闪电迅捷无比的划过长空,劈在石门上。

    广场上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看到了闪电,其他人一无所知。

    那些看到闪电的人没显示出异样的神情,只是在心里疑惑。大白天的,突然来这么一下?石门成精了?雷劫吗?

    不过有武道院那些老妖怪在,就算石门成精,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正在问道路前办理考核的一百个老者,瞬间出现在石门附近,隐隐间把石门包围了起来。

    “怎么回事?”

    就在这一百个人刚到没多久,早上坐在石门上的两个老者也出现了。

    “不知。我等人正在问道路前登记考核,谁知道莫名其妙的劈来了一道闪电。”

    两位老者先是用神念感受了一番,没看出什么东西。又围着石门上上下下看了一遍,依然没瞧出什么。

    “散了吧。继续做你们的事去。”平和老者道。

    “是,陆老。”

    一百个老者再次回到问道路前的小方桌上继续办理登记手续。所幸并未引起骚乱。

    “谢老,瞧出些什么了吗?”被叫做陆老的人问道。

    “没。”谢老道,“我看了,问道路上的那些孩子也没有受到影响,应该没什么事。晴天霹雳罢了。”

    “那……”陆老还打算说些什么,谢老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要担心出现什么意外,你就在这里看着。我还要继续去弄我的划院章程。”

    “这……”“唉。”陆老看着谢老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看来这次谢老是认真地,恐怕真的只能划院而治了。

    陆老看了看正在问道路上前进的人,没事就好,转过身也走了。既然老谢头要弄什么章程,他也得去提前做好准备。

    石门被闪电劈的一阵晕眩,隐约间他感觉自己被很多人包围起来细细打量。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周围没有一个人。

    “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闪电?还只劈我。”石门的神智还在麻痹中。

    梁都皇宫。

    梁道天忽然出现在大殿中,双眼看向武道院所在的地方。

    “封印还在。”

    他的眼睛里有星辰闪烁,片刻后喃喃道,“是谁呢?”

    梁道天抬头看向苍穹,目光穿透空间的阻碍,进入浩瀚宇宙中。

    搜索无果的梁道天闭上眼睛,消失在大殿中。

    梁破天从虚空中显露身影,看向武道院门口的石门,似不确定,“恒星之心?”

    仔细一想,梁都有他哥镇守,必然不会有事。毕竟梁道天的实力比他高出太多太多。

    想通这一层的梁破天再次隐入虚空。

    “不会是陆小夭还没死吧?”石门在心里揣测。他可不敢再直呼陆小夭的名讳。毕竟那人是相当残暴。

    想当初自己不就是没同意他移民的建议,陆小夭甚至都没和他再商量,直接把他活活祭炼了。

    就在石门被闪电劈中后不久,久久都跨不出500米最后一步的陆南,‘蹭蹭蹭蹭’的往前走了好几步?

    这,怎么突然变轻松了。陆南迟疑着试探往前走了几步,是的,没压力了。陆南赶紧撒丫子向石门跑步。

    毕竟闪电只被少数一些人看到,就算是离石门最近的问道路上的众人,也没有看到。

    正在问道路上考核的众人,都在压力消失的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异样。所有人都撒丫子朝着石门跑去。

    尤其是那些原本就靠近石门的人,

    比如在788米处的华奕生,很快就冲到了945米,再有几秒的时间,眼看就要冲过石门。

    突然,压力再次降临。

    95409华奕生。

    76610武十一。

    61210陆南。

    而放榜处,则是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甘礼珍突破石门。

    方简莫突破石门。

    梁万志突破石门。

    ……

    在这短短的几秒内,接连有十几人先后突破石门,这让在石门后面负责迎接新生的老者一阵感叹。

    今年的新生实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呐。

    所幸这个时间十分的短暂,短暂到没让任何人看出不对劲。唯独在问道路上的考试人。

    “石门前辈?”感受到压力回归的陆南喊了一声。

    此刻的他就像石门之前说的那样,真的通不过考核。

    “咋的,想放弃了?”石门冰冷的声音里面多了一丝恼意。

    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子,陆小夭的后人。

    从梁氏兄弟建立梁国500年以来,来武道院参加考核的人,只有他是唯一一个具有陆家血脉的人。

    石门感受着梁道天下在他身上的封印,核心已破。剩下的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完全解开。

    “陆小夭是故意的吗?”石门不禁开始深思起来。

    梁道天在他身上下的封印其实特别简单,凡事通过问道路考核具有陆家血脉的人,都会在经过石门的那一刻,被击杀。

    至少这五百年来,有不少具有陆家血脉的人死在石门之下。

    即使那些人和陆家本族早就没有了瓜葛,依然遭受到了无妄之灾。甚至他们的族人也因此被牵连。

    陆小夭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我放水吗?石门猜测这个可能性很大。

    可是,陆南真的不适合武道院,潜力和天赋这些不是问道路考核的核心。问道路考核的核心只有一条,意志力。

    陆南连为什么修炼都没想明白,怎么让他过呢?

    道心不坚定,无论是陆老的保守派,还是谢老的激进派,都不适合他啊。

    石门觉得自己很难,他甚至觉得这道闪电就是随意来的,根本不是陆小夭弄得。

    但他不敢赌?

    陆南见石门好久没说话,又喊了一声:“石门前辈?你在吗?”

    “吵什么吵,好好考试。考试都这么不认真,你觉得能过?”石门此刻很纠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