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武道院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武道院,是陆氏在建国之初就开设的古老学院,距今超过1200年。

    自从陆国被梁氏推翻后,梁氏便成立了梁国皇家武都院。

    武都院在梁氏大力支持之下,经过500年的发展,一举取代武道院,成为梁国十大学院之首。

    而武道院在梁氏的打压之下,从第一的位置不断滑落,最终跌到了第十的位置。

    “最晚明年。”校尉信誓旦旦的说道。

    每年的至圣贤者日是各大学府招收学员的日子,会持续整整一个月。

    至圣贤者日之前的一个月,则是各大学府进行比试,确定排名的日子。排名高低直接影响到学员招收。

    校尉说这话的意思是,恐怕等到明年比试之日,武道院将要跌出前十之列。

    武卫青心道,跌出前十,梁国这么多学校,前二十,就算前一百依然很厉害。

    殊不知,前十以后,不再有排名。每个学校都有其独特性,背后坐镇的都是星师。不到星师,皆是蝼蚁。

    前十学院评定的唯一标准,就是百年内晋级入虚境的人数。而武道院目前只剩下一个人是在百年内晋级入虚境。

    何为入虚?由内而外,由阴转阳,由实转虚,似近非近,是为入虚。

    “武兄,那便是武道院。”校尉指了指远处,一个巨大的弓形石门遥遥伫立。

    一个不比皇家武都院小的广场上,同样站满了人,人群挪动着朝队伍走去。

    天呐,整整排了一百支队伍,每一队都望不到头。报名的人也太多了吧?从报名开始,都半个多月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武卫青吃惊队伍的规模。校尉却只想赶紧拿到钱,走人。

    “今天这事,武兄你鲁莽了。”

    校尉一度以为今天恐怕是他的灾难日,好不容易从虎口脱线,即使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他的心情依然没有平复下来。

    他非常不甘心,原本只是想赚点钱,差点连前程都搭上。如果武卫青不拿出让他满意的补偿来,这事不能善了。

    武卫青听懂了校尉话里的意思,今天要不是有他在中间转圜,恐怕真的没有台阶让对方下来。这事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武某十分感谢校尉帮助。”

    “只是这么久还不知道校尉姓名,是在下唐突了。”

    “区区贱名,不足挂齿。”校尉这么久没介绍自己,就是为了避免留下麻烦。尤其是这时候,更不会留下姓名。

    一想到城门开了挺长时间,自己再不赶过去,出现点什么事故,职位恐怕不保。当下,校尉决定明说。

    “武兄,你我之间相识不到一日。坦白说,我佩服武兄身上的豪气,仗义,以及不畏权势的性格。”

    “我愿意帮武兄,也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前程开玩笑。”

    “武兄今天这一闹,可是给我增添了不少麻烦哪。你们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我不行。我一家老小都生活在这里。”

    “校尉的这份情,我武卫青记下了。区区薄礼,不成敬意”武卫青拿出一个让校尉看了都觉得满意的钱袋子。

    校尉终于拿到自己想要的,不愿再多做逗留,以免又出现什么意外。

    “祝武兄好运。”说完后匆匆离去。

    武卫青没料到校尉这么直接,原本还想客套几句的,话都到了嘴边,就等着校尉问一句,不是连学费都给我了吗?

    “走,带你们报名去。”武卫青转身朝着武道院走去。

    武道院哪怕是排名第十的学府,报名人数依然非常多。

    “爸,你没事吧?”武十一紧跟在武卫青身后,担忧的问道。

    他第一次见到武卫青被人打的吐血,甚至都没有出手就挨了一掌。

    “能有什么事,一点小伤而已。”武卫青浑不在意。

    “爸,你放心。这个账我会帮你讨回来的。”

    武卫青听了这话,心里欣慰,十一真的是长大了,还以为他会看不起老子呢。这一掌值了。

    “哈哈哈哈,好。爸等着你的好消息。”

    武卫青看到陆南还站在原地,立刻朝着他喊道,“陆南,发什么呆呢,赶紧跟上啊。”

    陆南闻言跟上。

    武卫青看了看陆南,又看了眼身旁的武十一,这小子还在生陆南的气。殊不知陆南刚才救了你一命,傻小子。

    “十一,一会儿好好考试,争取一定要考进去。”

    “爸,你就放心吧。”

    “你和陆南要互相帮助,好好学习,知道吗?”武卫青不知道怎么说。

    他知道男人之间的误会不是靠说就有用的。他相信十一在陆南遇到事的时候一定会出手,同样他也相信陆南。

    别看陆南平时不怎么说话,看起来冰冷似铁,实则他并非一个无情之人。

    “陆南,刚才多亏你及时拦住十一,不然十一怕是……”

    “爸,你说什么呢?要不是陆南拦着,我早就冲到吕天风身边了。”武十一忿忿不平。

    “冲过去又怎样,你还能打他不成?”

    “我……”武十一哑口无言。

    武卫青原本是想替陆南解释,看到十一排斥的情绪,打消了这个念头。算了,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你们俩在这等我,我去前面问问情况。”武卫青说完径直朝着队伍走去。

    武卫青在人群里不断地往前挤,唉,人生地不熟,凡事只能靠自己。先弄清楚怎么报名先吧。

    “让一让,大家让一让。”武卫青仗着人高马大,硬是在人群里挤出一条路来。

    “挤什么挤,没看见都排着队呢吗?”有个被挤着的人怒视武卫青。

    “不好意思啊,我是来报名的。去前面问问具体情况。”

    唉,人在屋檐下,武卫青不想再遭受无妄之灾,谦逊点没错。

    队伍中有人见武卫青还算有礼貌,好心解释道,“不用到前面去,老实排队就行。”

    “武道院不像别的地方,要先报名,然后审核,最后进行考核。你应该是外地来的吧,所以不清楚这些东西?

    “对,今天刚到。”武卫青道。

    “怪不得呢,其实武道院的考核很简单,看到前面的石门没有?”

    武卫青老实回答,“看到了。”

    “武道院考核很快,别看我们现在排着这么长的队伍,其中有些人已经考过很多次了。”

    “像我,也是刚从别的学院赶过来。我这儿子不争气,没考上。我就让他来武道院试试。”

    “很多次?”武卫青抓到话里的重点,问道。

    “对,武道院不限考试的次数。只要在这一个月里面,都可以来参加考核。考核很简单,只要填个资料,领一块身份牌,走到石门里面就算考核过了。”

    听起来是容易啊,武卫青赶紧问,“在哪填资料。”

    “前面,等排到你了。自然会有人让你登记。”

    “谢谢啊,太感谢了。”武卫青一把握住那人的手连连道谢后离开。

    “喂,不用这么客气。”那人举着手朝武卫青使劲挥着,手里面有个钱袋子。

    算了,白拿白不拿。那人把钱袋塞进怀里,感叹,还是要做个好人呐。这不,回答了几个问题,私房钱就有了。

    “儿子,记住,要做个好人。好人有好报呐。”说着掏出几枚银币,塞到儿子手里。

    周围的看着这一幕,有后悔,有羡慕,还有不屑。

    “十一,陆南,你们过来。”武卫青站在队伍的最后面招手。

    现在虽然他是最后一个,但一会儿肯定不是。这不,陆南还没跑到,武卫青后面已经排起十多人的队伍。

    等两人到了队伍之后,武卫青问道:“你们饿吗?”

    陆南没说话,武十一很诚实说道,“饿。”

    早上校尉就买了一个烧饼,两根油条,连个鸡蛋都没有。这会儿都下午了,不饿才是有鬼。

    “行,你们在这排着队啊。我去给你们买吃的。”武卫青早上出来的匆忙,没带吃的。

    主要是没有经验,看其他带着孩子的父母,哪个不是带着吃的过来。队伍里什么味道都有:烤猪蹄,卤鸭腿,炸鸡……香。

    好香,香的肚子更饿了。

    “吃多点,吃饱了一会儿有力气跑。”武卫青买了一堆肉回来。

    “为啥要跑啊?”武十一嘴里塞满了肉,含糊不清道。

    “武道院的考核我问清楚了,比谁跑得快。跑的越快,考进的可能性越大。”

    武卫青刚才隐约看到队伍的最前面,有一条很沉很长的路。路上人不多,都在朝着石门跑去?不确定,离得太远。结合那个人的话,武卫青得出这个结论。

    后面有些人听武卫青说完后,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位兄台,你说的是真的吗?”有人问道。

    看来这位也是个缺心眼的主儿,什么都没搞清楚就来报名了。

    “十有八九吧。”武卫青回答完后,看到后面的人笑的更大声了,心知自己说错了,马上改口:“不过我也是问前面的人,他告诉我的。”

    站在武卫青前面的人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武卫青,????我?啥时候和你说了。

    他本来在偷着笑,谁知道一口大锅盖在头上。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我说的不是你,是前面的那个。”武卫青赶紧解释。

    结果,他前面的那个人一脸复杂的转过了头看着武卫青。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面的人再也控制不住,大笑起来。这一笑,有十几分钟,停都停不下来。笑的人仰马翻,涕泗横流。

    怎么现在还有这么奇葩的人?

    武卫青脸色铁青的站在队伍里,不再说话,心知他们肯定在笑自己。笑,笑不死你们。

    “爸,他们为什么笑个不停。”沉浸在吃中武十一终于感受到外界的异样。

    “啪”武卫青一个巴掌拍在武十一头上,“吃你的东西。”

    武十一无辜的盯着武卫青,又看看后面笑个不停的人。可能是忘记吃药了吧,吃?武十一捧起手里的大肉,接着吃了起来。

    好爽啊。今天是这趟护镖开始吃的最开心的一天,吃……

    按照武卫青的估计,今天恐怕是轮不到他们了,所以他买的吃食格外的多。甚至买了两个垫子,晚上给十一他们用。

    没想到的是不知道排了多长距离的一百支队伍,在太阳即将落山的前一刻,竟然轮到他们了。

    武卫青这才真切看清楚考核是什么?一条石子路,上面根本没人在跑,大家都在走,走的异常艰难。甚至有人刚迈出一步,人就不见了……

    到石门的距离长度在1公里左右,路两旁种着一排苍劲的树,每一棵树看起来都十分的古老。

    “上来把资料填一下。”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对武卫青道。

    武卫青朝左右两边负责登记资料的人看去,全都是老者。这?难道学校里没有年轻人吗?

    “愣着干嘛?抓紧。”老者催促。“天快黑了,别影响我吃晚饭。”

    “是。”武卫青赶紧带着武十一和陆南上前。报名表很简单,只需要填上姓名和年龄即可。

    武卫青拿着报名表,翻到背面看了一眼,空白。所以,不用填其他吗?武卫青迟疑的把报名表递给老者。

    老者看了一眼报名表,拿出两块木牌,刻上武十一和陆南的名字,又在背面刻上一个10字。

    “你们两个带上木牌。”

    老者见二人把木牌戴好,指了指后面的石门,“你们朝石门一直走,走进石门代表你通过了考核。”

    “你。”老者指了指武卫青,“去广场左边的放榜处等着。没通过的人,会被传送到那里。”

    “那通过了呢?”武卫青问道。

    “……”老者根本懒得回答武卫青的话。这样的问题,他连续大半个月,每一天都要听到。

    “今天考核到此结束。”老者起身朝着空中走去,几步之后,人影消失。

    武卫青看着报名桌,啊?这么草率的吗?东西都不用收。又看向武十一和陆南,考核也没人看着的吗?

    石子路上,不断有人消失。

    武卫青看着十一和陆南踏上石子路,一步,过了很久,才迈出第二步。

    忽然,武卫青的眼前晃了一下,等他再次朝着石子路看去,武十一和陆南不见了。

    淘汰了?这么快的吗,武卫青赶紧朝着广场左边跑去。

    放榜处在左边,左边哪里?武卫青一边跑,一边胡乱想着。不至于吧?怎么这么快就淘汰了,就走了两步而已。考核这么难吗?

    明明石子路上还有很多人啊,甚至有好几个无比接近石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