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第二颗种子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武兄,快把两个侄儿叫过来,我这就领你们去武都院。

    武卫青心里对此将信将疑。他不相信校尉会如此好心,至于校尉如此热情的原因,大概率是觊觎自己的钱。

    既然现在有校尉主动想带领自己去武都院报名,这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办事。总归借着校尉的这个身份,多少有点帮助。

    至于校尉在算计他的事情,武卫青选择性的忽略了。如果真的在校尉的帮助下,能考核进武都院,就算出点血他也愿意。

    想通这一层的武卫青马上赶回房间,催促武十一和陆南赶紧起来洗漱。

    “爸,这大早上的,要去哪里呀?”武十一睡眼朦胧的坐在床边。

    “赶紧的,动起来啊。带你们去武都院报名。”武卫青‘啪’的一巴掌扇在武十一脑门上,十一瞬间清醒。

    “爸,这去报名会不会太早。”

    “费什么话,赶紧的。谁知道要不要排队。”武卫青一想到梁都到哪都是乌泱泱的人群,心里不免多了几分担心。

    应该是要排队的。至于队伍有多长,武卫青暂时想不出来。

    “陆南,东西都带好。别落下什么,知道吗?”武卫青和颜悦色的对在一旁整理洗漱的陆南道。

    “我们一会儿就不回来了。考核进了,直接帮你们办理入住。省得来回跑,麻烦。”

    陆南听懂了武卫青话里的意思。“武伯伯,放心,我知道的。”

    很快,他们两人在武卫青的催促下,洗漱完毕,收拾好东西出门了。

    “来,你们都还没吃东西吧?这是我刚出去给你们买的,边走边吃。”校尉看到他们,极为热情的迎了上去。

    “别看现在时间还早,其实早就有人在排队了。”校尉把东西递给他们后,扭头就走,“快跟上。”

    “很多人从上个月就来梁都等着报名,最近来的人更多。如果没有我的话,恐怕你们得排好几天的队,都不一定轮得到你们。”

    校尉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朝着武卫青介绍。眼前这位黑熊一样的巨汉,是他的财神爷,是他的爱神。

    今晚能不能得到小美人的热情‘款待’,就看他此时的态度如何。

    想到这,校尉语气中饱含热情,十分诚恳的说道:“不过你们放心。等我们到了武都院,我会安排你们第一个参加考试。”

    “要知道,我可是托了很多关系,找了很多人情,才办的这事。”

    武卫青非常配合,“校尉,您放心吧。只要这两个小子今天能参加考核,不管他们能不能过,都不会让你白白帮我们的忙,必有重谢。”

    这傻熊看起来傻,其实挺精明的。校尉这时候反应过来了,感情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没事,反正自己只说了让他们今天参加考核,没说包他们过。只是,一会儿怎么插队呢?

    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城门校尉。像他这样的校尉在梁都一抓一大把,基本上只要有点管理职责,手下有三五个兵的都是校尉。

    比如说管菜市场的,管道路整洁的,管街头摊贩的……都是校尉。

    校尉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在思考如何插队这件事。他的职位实在是太低,低到他根本没有资格和武都院负责登记的人搭上话。

    “说什么钱不钱的,太俗气。只要两个大侄子能够考上武都院,以后稍微照顾我一下。我就万分感谢了。”

    校尉这话是发自肺腑说出来的,如果他两真能考进武都院,等毕业后再不济都会当个裨将,稍微优秀一些,偏将,甚至牙将都不成问题。

    换做一般人,升到校尉最少要十到十五年。前提是还需要有战功,关系,人脉,缺一不可。至于升到将官,一般人没有希望。

    至少以他自己目前来说,一辈子做到头都只能待在城门校尉这个职位上了。

    “校尉尽可放心,只要他俩真的能考上。如果到时候他们翻脸不认人,我打断他们的双腿。”武卫青的话说的很漂亮。

    校尉开心大笑:“那我在这提前恭贺两位侄儿能够靠近武都院了。”

    两只老狐狸的对话句句藏着机锋,斗了个不相上下。

    不过在校尉心里,压根不相信武十一和陆南能够考进武都院。

    他当了五年的城门校尉,每年都能看到无数学子在父母家人的带领下,蜂拥到梁都,满揣着希望,结果呢?

    数十万上百万的适龄儿童来参加考核,最终录取人数不过区区5000千人。这个录取比例有多低。

    半个时辰的道路在他们相互试探,恭维,又暗藏交锋的对话中,很快走完。

    一个巨大的广场展现在陆南面前,肉眼看去,望不到边。

    无数人挤在一起,以陆南的身高,甚至看不到队伍有多长。

    武卫青倒是能够看到个大概,这队伍排的,怕是没有个三五天根本就轮不到他们。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先帮你们去拿报名表。”校尉道。

    武卫青看着校尉穿梭在人群中的灵活身影,知道这事他没少做。

    “这位兄台,打扰了。”武卫青拦住从他身旁走过的男子,“请问这里是梁国皇家武都院报名考核的地方吗?”

    男子看了一眼高出他一个头的武卫青,武师后期,本要发作的他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何事?”语气中依然有非常明显的不耐烦。

    男子的心情十分糟糕。身为武都院学生的他,特意提前申请去外地执行任务。没想到,还是被学校召集回来做了考核官之一。

    这是武都院的惯例,每年都会从高级学员中抽出一百个人作为考核官。

    这一百个人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负责数十万上百万报名人员的资料统计,审核,安排考核,任务相当繁重。

    他昨晚去喝花酒,原本打算放松一些紧张的情绪。结果到了地方,他心仪的女子已经被别人选走。

    这一晚上,玩的虽然尽兴,但心里总有一股不得劲的感觉。

    “这二位是我的犬子,从圣盟慕名而来梁都,就为了能够考进梁国皇家武都院。”武卫青解释道。

    “只不过初到梁都,人生地不熟,怕走错了地方。”

    男子扫视了一眼武十一和陆南,连武者都不是家伙,也来参加考核?就是有这样的人,才让他们的工作量剧增。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武都院参加考核,真以为武都院是谁都会收的地方吗?”

    男子本来按捺着的情绪瞬间爆发。

    “你再说一次?”武卫青难得有礼貌一次,没想到那人竟当着他的面骂他的孩子,暴脾气的他瞬间锁定男子。

    梁国皇家武都院是唯一一所面向整个大陆开放的学校。报名的人只要年龄在11岁之前,锻体境超过50牛,都可以参加考核。

    十一和陆南无论年龄和气力都符合武都院的报名要求,他们报名是他们的事,就算考不上又如何?

    “我说你们是阿猫阿狗。”男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男子是武师前期,不过身为武都院学生的他,有信心击败武师后期的武卫青。要是他连这个实力都没有,不配在武都院学习。

    武卫青正要出手,校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武兄,慎重。”

    好不容易拿到报名表穿过人群的校尉,刚想歇口气,看到武卫青和一个身着武都院服饰的人对峙,吓得他瞬间狂奔。

    就这么会功夫,怎么就惹到武都院的人了,校尉心惊。

    梁国皇家武都院,光是听名字也能知道,武都院的学生,代表的是梁国的脸面,代表的是皇家的两面。

    要是学子与学子之间互相切磋,那是学校内部的事,外人说不了什么。

    可现在,在梁国的国都,在皇家武都院的校门口。这要是打了起来,别说他们,就连自己恐怕都要受到牵连。

    校尉这时候无比痛恨自己,为了个风尘女子,交代上自己的前程不说,甚至连性命都有可能不保。

    “将军,您大人大量,多多海涵。别人他们这种人计较。”校尉一边作揖,一边踹武卫青。

    武卫青不是傻子。连对方的身份都没摸清楚,就贸贸然的动手,跟找死没什么差别。

    如果他身边没有十一和陆南,如果镖局的那些人不在梁都,以他的性格早就动手了。管他是谁呢?

    可现在他不再是一个人,他需要考虑的东西更多。

    校尉是真的在踹,用尽全力踹的那种。武卫青虽然皮糙肉厚,但一个武师全力出手的情况下,他也受不了。

    受不了能怎么办?只能继续受着。

    “爸。”武十一看到武卫青先是被陌生男子侮辱,现在又被打,被气势压制着的他,努力挣扎。

    “放开我爸,我跟你们拼了。”武十一努力挣扎。

    陆南没有说话,不过看他此时的样子,他也在努力挣脱束缚。

    男子依然和武卫青对峙,两人之间的气势不断上涨。

    “武卫青,住手。想想你的孩子,再想想你们镖局的人。”校尉道。

    “你自己找死没事,没必要拖着这么多人陪你一起找死。”

    武卫青是一个男人,同时还是个父亲。他不想当着十一和陆南的面,丢掉一个男人的尊严。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或者说别人看不起他,他可以打回来。但是,十一看不起他,那他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武卫青忍住不去看十一和陆南,他分出一小部分气势死死的压制住武十一和陆南。他知道以武十一的性格一定会和男子拼命。

    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性格和自己如出一辙。哪怕送死,依然义无反顾。

    “大人,报名马上就要开始了,把他交给小的处理。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校尉跑到男子面前,频频劝道。

    似乎是为了响应校尉,从武都院里传出钟鸣声。一共八声,预示新一天的报名考核又开始了。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男子斜睨到校尉手里的报名表,明知故问道。

    “报名表。”校尉战战兢兢回答,他怕男子迁怒与他。

    “撕了。”

    “是!”校尉照做,撕到不能再撕的地步。

    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就是要这样的效果。哼,你们想报名,偏不,就当着你们的面把你们的梦想撕碎。

    “至于你,自断一臂,此事就算了了。”男子看向武卫青。

    “你……”武卫青想动手,又不能动手。从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即使对方比自己低两个境界。

    “如果你不想自己动手,我可以代劳。”

    这里的异常,早就被守在四周的城卫军注意,甚至武都院都有人在朝这里迅速赶来。

    男子对此丝毫不在意,时间过得越久,对他越有利。

    武卫青眼看再这样对峙下去,形势会更加危急,只好无奈的收回气势。

    男子见武卫青终于服软,当下一掌朝着武卫青狠狠击去。武卫青被打的腾空而起,朝着远处跌落,落地后,退势未止,依旧摩擦着后退。

    男子看着武卫青吐血吐个不停,心里的淤积之气终于散了出来。

    “既然你如此识抬举,此事就此揭过。”

    没有了束缚的武十一第一时间朝着男子扑过去,管他谁呢?

    “十一,住手。”武卫青知道十一的脾性。

    当他无暇压制武十一和陆南的时候,已经预感到会有如今一幕,可是他来不及阻止。

    陆南感受到身上的压制彻底消失的那一刻,和武十一一样,冲向男子。结果武十一比他冲的更快。

    随后武卫青的阻止声传到。陆南看着武十一的背影,第一时间扑了上去,把武十一扑倒在地。

    “哄。”赶来的城卫军统领第一时间朝着武十一出手,所幸陆南出手及时。

    千钧一发。

    就差一点点,城卫军统领遗憾。不然他就能讨好武都院的人了。

    “废物,朝孩子出手。什么东西?”男子看着城卫军统领,如同在看着一条癞狗。

    啊?什么情况?城卫军统领懵了。自己帮着出手,怎么还遭骂了。

    “你们,都散了吧。”男子对着围上来的城卫军道。

    城卫军看了看男子,又看了看统领。他们不知道该听谁的。

    “散了。”统领恨恨的带队离去。

    “吕天风,你没事吧?”紧随而来穿着一模一样服饰的男子问道。

    “在学院门口,能有什么事。”原来他叫吕天风。

    “倒是你,傅玉峰,哪边有热闹就往哪边凑?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哈哈哈哈,吕兄想多了。我这是来叫你赶紧去主持考核。没有你在,我们都忙不过来了。”叫傅玉峰的人对吕天风的嘲讽不在意。

    陆南把武十一扑倒后,便死死的抱住了他。武十一使劲挣扎,却挣脱不开。他不信,平时瘦瘦弱弱的陆南竟然力气这么大。

    “陆南,放开我。”武十一见挣脱不开,只能开口。

    陆南没有说话,其实他现在就靠着这一口气在撑着,他怕自己一说话,气就卸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武十一去送死。

    “你放开我。”

    “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和你绝交。”

    “陆南,我爸对你这么好。你自己忘恩负义就算了,为什么要阻止我?”

    “陆南……”

    武十一此时已经不管不顾,什么话伤人,他就捡什么话说。

    正准备离去的傅玉峰忽然对武十一和陆南起了兴趣。

    “喂,你过来。”

    校尉眨了眨眼睛,这是在叫我吗?

    “对,就是你。”傅玉峰对着校尉说道,“你给我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校尉其实也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等他看到的时候,武卫青和吕天风就差点动手了。

    “这,刚才,其实,我……”校尉情急之下结巴了。

    “事情是这样的……”武卫青捂着胸口从远处回来,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讲述了一遍。

    傅玉峰了解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诚实的说道:

    “其实,吕兄说的没错。以这两个小子的资质,就算报了名。恐怕也进不到考核之中。”

    陆南听到武卫青的声音响起,终于把武十一松开了。武十一立刻站到武卫青身旁道,“能不能过考核不是你们说了算,没考过什么都说明不了。”

    “吕天风,我记住你了。我会杀了你的。”武十一瞪着吕天风道。

    “哦?是吗?那我等着那一天。”吕天风毫不在意。

    傅玉峰饶有兴致的看了武十一一眼,又看了看离开的吕天风。呵呵,有点意思。

    “武都院你们是没有希望了的。不过……”傅玉峰看着武卫青道:“有没有兴趣去武道院学习。”

    “武道院?”武卫青不了解武道院。他以为以陆南和武十一的资质,上武都院绰绰有余,没想到被现实狠狠的扇了一掌。

    “武都院在梁都也是鼎鼎有名的学府,位列梁都十大学府第十位。”校尉在一旁赶紧解释。

    “你别小看他在第十位。武道院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哪怕你再有钱,如果过不了武道院的考核,你都进不去。”

    “这……”武卫青看了看校尉,又看了看武十一,看了看陆南。

    此刻他有点不知所措,一时之间又没办法找到人商量。他对武都院都不了解,怎么做决定。

    傅玉峰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扔给武卫青。

    “不着急做决定,你们可以先详细的了解一下武道院。想明白了,再拿着这枚玉佩去武道院报名。”

    “不过,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武道院比皇家武都院更难进。”

    说完这些话,傅玉峰不打算多做纠缠,转身离去。

    反正只要是和吕天风作对的人,都是他的朋友。傅玉峰不在乎多给吕天风多树立一些敌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