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初入梁都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梁都。

    梁国的首府,集政治,经济,人口于一体。

    整个梁都,以及围绕梁都生存的人口在册登记为2亿人,这还没算上那些南来北往的行商,武者等等。

    陆南一走进梁都的大门,整个人都惊呆了。在他有限的生命里,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繁华的城市。

    宽阔的马路足足有五六丈长,二十匹马同时并排奔跑都不成问题。一条条街道横七竖八,错落有致的排列着。

    酒肆,客栈,布庄,粮店,特产铺,兵器铺,药材铺……所有的店铺生意都很好。进进出出的人都是并肩接踵,人挤着人。就好像钱不再是钱一样。

    而且这才刚进城门就如此繁华,热闹。那再往里面近,岂不是说更加的繁华和喧嚣吗?

    “哇,陆南。你看,这里有好多好吃的啊?你要不要吃,我请你。”武十一一样就看到了很多他从来没听过,也没吃过的东西,不禁两眼放光。

    “吃什么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跟紧了,我们先去交货。”武卫青着实被震慑住了。即使他拥有十几年丰富的护镖经历。

    这十几年来,他走过的城市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个。但即使见识多如他这样的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还能有如此繁华的城市,重新刷新了他对世界的认知。

    “等交完货我再带你们去吃东西。”哪怕武卫青自己的心里也十分的火热。

    “所有人跟紧了,大家赶紧把货物交接完毕,我请大家喝好酒。”此刻的武卫青豪气万丈。

    “还要去搓澡。”大镖头道。

    “酒要最好的。”二镖头道。

    “我要住最好的店,吃最好的菜。顺道买一身好一点的盔甲和武器。”三镖头道。

    “瞅你们这点出息。难得来一次大城,不得好好的逛一逛,玩一玩么。”

    “我宣布,等任务结束,我们至少要在这里呆半个月,玩够了玩腻了再回圣盟。”武卫青道。

    “才半个月啊?”大镖头不满足。

    “最少一个月吧。”二镖头加码。

    “我觉得我们干脆在这里重新开个镖局,定居在这岂不是更好。”三镖头更是直接。

    武卫青哪怕没来过这样的大城,多少还是能够感觉出来,恐怕这趟镖他不但赚不了钱,反而要搭上不少钱。

    在这一天的花费肯定不便宜。

    最后的这点路程,大家的心思根本不在镖物上。他们恨不得长满全身的眼睛,把路过的每一件新鲜事物瞧个清楚。

    可惜他们只有两只眼睛,看了左边看不了右边,看了右边就看到左边。最后只能像拨浪鼓一样,一步朝左看,一步朝右看。

    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护送的镖物贵重到他们不得不如此的小心翼翼。

    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这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瞧啥都高级;乡下人进城,看啥都新鲜。

    武卫青看不下去了,“虽说青天大白日的,出不了什么大问题。可就这最后一点点路程,我不希望出现什么意外。

    所有人,都给我收起你们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丢人。”

    武卫青都不敢说给威武镖局丢人。唯恐他把镖局的名字说出来后,被人传回圣盟,这脸就丢大发了。让他十几年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好口碑毁在今天。

    一行四五十人的车队,虽说在这里不算起眼。但如果四五十个人同时像拨浪鼓一般左右摇头,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他们这一走就是六个小时,从巳时走到了申时,从上午走到傍晚。这还是他们牺牲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赶出来的。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吃午饭,是武卫青答应请他们吃大餐,故意留的肚子。只不过谁都没想到,区区一个都城竟然让他们走了差不多一个白天。

    这还是因为他们交接货物的地方离城门口不算太远,如果是更远的地方,恐怕要走上一天都不止。

    曾经有无聊的人做过试验,一个普通人从都城的南城门走到北城门,需要花费3天时间,而从东城门走到西城门,则需要整整5天。

    由此可见,梁都之大不是一般意义的大。

    “辛苦你们了。”清点完货物的特产铺老板仰着头对武卫青抱拳道谢,“这剩下的镖金,您看是用现金结算还是用卡结算。”

    武卫青想了一下,各国的货币币值都不一样,还是用卡结算比较好。

    梁,唐,元,孔,战五国每个国家的货币体系和货币币值都不一样,且换算的标准也都有差异。

    因此,五国为了避免交易时造成的不方便,特意在圣盟设立了中立性的圣盟钱庄。

    每个国家都往圣盟钱庄存入一笔钱,为结算资金时提供便利性。

    免得每个行商或者个人,去其他国家的时候都得备着各个国家的钱币,还得时刻关注货币兑换的比率。

    圣盟钱庄五国各占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则有圣盟八大家控制。以此来维系圣盟钱庄作为中立性钱庄的独特性和必要性。

    由圣盟钱庄发出来的卡,叫做圣盟卡。

    无论你往卡里面转入哪国的钱,等你要买东西结账的时候,圣盟钱庄会按照当天货币的兑换比率,直接转换成需要的货币转到对方卡里。

    这一项创举,一举打破了各个国家进行贸易时的壁垒和隔阂。

    当然,曾经有人建议,为什么不干脆所有人都用同一种货币作为结算工具呢?

    结果这个人就凭空消失在这片大陆上。

    国家之所以为国家,正是因为其拥有独一无二的货币体系,这是维系整个国家良好运转的前提。

    否则,一旦把货币这种排他性的经济命脉交由未知的人或市场或者团体来掌控时。那这个国家的一切呼吸都交由他们操控,国还谈什么国。

    而圣盟钱庄的存在,作为一个中立的钱庄,则为整个星球的经济运转提供了良好的臂助。

    “当然是用卡了。拿着一大笔现在,多不方便,多不安全呐。”武卫青理所当然道。

    圣盟卡之间的结算十分方便,两张卡只需要贴合在一起,就会出现一个界面。此时再输入要结算的货币和金额,钱立刻会到对方账上。

    安全性当然不需要担心。

    每个人在办理圣盟卡的时候,圣盟钱庄会记录下办理者的气息。这个气息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哪怕修为境界再过高深莫测,也无法模拟出完全一样的气息。一旦持卡者的气息和卡片不吻合,那么这张圣盟卡就无法交易,如同废品。

    “好,你查看一下。”特产铺老板递过圣盟卡道。

    武卫青拿到卡后,迅速的看了一下,嗯,不错。甚至比原来的镖金还多了一点。

    “老板,这……”武卫青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

    “没事,既然货物这么完整,多出来的就当是犒劳大家这一路上的辛苦了。”特产铺老板客气道。

    “对了,你们找好住的地方了吗?没有的话我可以介绍,老板和我有几十年的交情,可以给你优惠。”

    “在梁都我们有朋友,这些他都帮我们安排妥当。”

    特产铺老板再道,“那晚饭呢?我看你们这一路舟车劳顿的,肯定没有吃好喝好。我儿子开了一家酒肆,味道是相当的不错,关键是价格便宜。”

    “谢谢老板的美意,我朋友已经安排好地方了。”

    特产铺老板再次热情的说道,“你们难得来一次梁都,很多地方都不熟悉。要知道梁都很大的,趁这次我本人亲自带你们好好的逛逛。”

    “老板真的是太客气了。不过你的盛情我只能推却了,这些我的朋友早已经安排好。”武卫青客气拒绝。

    “好好好好,有朋友在的话就是好。什么都安排好了,什么都不需要你们操心。那我就不留你们了。”特产铺老板道。

    亏了,亏大了。还以为这是一群刚来梁都的乡下人,看他们的样子就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人。怎么在梁都还有朋友嘞。

    亏我还额外付出了一笔钱,真的是,肉包子打狗熊,有去无回。

    武卫青领着众人走出特产铺。

    结果等在一旁的武十一道举起大拇指道,“爸,您简直是太厉害了,在梁都都有朋友。”

    “那是,你爸我是谁啊。”武卫青洋洋得意。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父子俩的对话。

    “就你,能有什么朋友?”大镖头鄙视。

    “就是,你不也是第一次来梁都吗?”二镖头拆穿。

    “什么朋友?哪来的朋友?就他这么能算计的人,有人愿意跟他交朋友吗?”三镖头给出答案。

    “去去去,一边去。你们三个,瞎说什么大实话。一会儿还想不想喝好酒,住好店了?”武卫青坦然承认。

    正在门口送人的特产铺老板呆立当场,他XX的。这只长得跟狗熊一样的家伙怎么心眼这么多。竟然假装出一副老实忠厚的样子。

    啊,我的钱啊,白白的打了水漂了。这得卖出去多少特产才能赚回来。

    不行,明天开始,特产涨价,统统涨价。现在路上不太平,送一趟实在是太难了。

    别看武卫青一副老实巴交的外表,毕竟他是开门做生意的人,怎么可能不会算计。

    虽说镖局卖的是武力,苦力,卖的是命。可是傻子的命早就丢在半路上了。怎么可能活得好好的把货物送到呢。

    武卫青一看到特产铺老板多给他打了钱,就知道后面有阴谋在等着他。

    像他们这种雇主,他见多了。故意给你多结算点镖金,再说几句好话,等把你哄高兴了。最后不但要你把多出来的镖金送回去,还得把你卡里的余额刷个干干净净。

    这一切,还得让你找不出任何耍无赖的理由和借口,只能老老实实的交钱走人。

    像这样的亏,在镖局刚开门的前几年,吃过的可不算少。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武卫青不知道长了多少智。

    “走走走,我请大家吃香喝辣去。今晚一切消费我买单。”收到钱的武卫青十分阔气,尤其这里面还多出一笔额外的佣金。

    特产铺老板在后面恨得直咬牙,哼,还吃香喝辣的。就这点钱,你们这么多人,我看你一会儿还笑不笑得出来。

    特产铺老板此时竟然生出一股跟在他们后面,看他们吃瘪的想法。仔细想想,算了。他怕恼羞成怒的武卫青拿他出气。

    这蛮兽,他那拳头都赶上自己的脑袋大了。一拳下来岂不是死翘翘了。算了算了,今晚早点关门睡觉,等着明天早点开门,涨价。

    涨多少呢?特产铺老板一边关门一边在计算涨多少合适,涨多了买的人少了,涨少了回本就慢了。唉,头疼,都怪这死憨熊。

    果然,在不久之后,武卫青就开始为自己的豪气唉声叹气。

    “好了好了,今晚就先吃到这里吧。大家赶了这么久的路,都辛苦坏了。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武卫青开始结账。

    他们找了一家看着不错的酒肆,刚坐下武卫青就想走。奈何,除了他,没人想走。这价格,他实在是承受不起啊。

    点菜的时候,武卫青净点一些价廉物美,而且量大容易饱的菜。光是土豆就点了五种:红烧土豆块,清蒸土豆泥,酸辣土豆丝,炝炒土豆粒,干锅土豆片。

    “总镖头,不是说吃香喝辣的吗?”大镖头表示疑问。

    “就是,怎么净点些土豆。”二镖头不满。

    “算了,算了。好在还有大白菜,莴笋叶,油麦菜。不然吃这么多土豆肯定便秘。”三镖头

    看问题的眼光总是这么与众不同。

    “爸,我想吃肉,我要吃肉。”武十一是个无肉不欢的人,没有肉他实在是吃不下饭。

    废话,难道我不想吗?我也想吃肉,这么多天,可把老子压抑坏了。可是他能怎么着,就这么些菜,就把额外的佣金吃没了,他还得把自己的那一份佣金贡献出去。

    “吃什么肉,吃肉。你都长这么壮了,还吃肉,不健康。”迫于生计,武卫青甚至扯出了他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鬼话。

    没有肉的饭菜是没有灵魂的这个道理难道我不懂吗?只是老子的钱不够,经不起这么花。

    再说,今后还得供你俩上学,再看看梁都这消费水平。武卫青甚至想到了他今后可能会沦落到一辈子都只能吃青菜的份上了。

    “我决定了。”武卫青道。

    “你又决定什么了?”大镖头没来由的心头一阵寒意。

    “我决定以后你们三个每个月扣的费用从一成提高到三成。”

    “什么扣费用?”大镖头不解。

    “谁扣?为什么扣?”二镖头同样疑惑。

    “你们两个蠢货,还不是给十一和陆南的学费。三成,武卫青,你简直不是个人。”三镖头气愤了。

    “你们有意见的话,那就出五成好了。反正你们现在对梁都的物价有切身体会。恐怕五成都有点不够。”

    大镖头,二镖头,三镖头沉默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万一多说一句话,扣五成,那他们这辈子还能不强娶上老婆了。表示担心。

    “爸,其实不是我想吃。是陆南想吃。”武十一看到他爸都快把三位从小把他当亲儿子对待的叔叔压榨哭了,于心不忍之下开始甩锅。

    “陆南啊,你想吃肉吗?”武卫青看向陆南。

    “老板,来一小碗牛肉粉丝,粉丝少一些,牛肉多加点。”武卫青这话喊出来的架势就像是要把整个酒肆买下来。酒肆内的其他人纷纷看向他们这一群人。

    哼,丢人。

    众人决定赶紧离开这个丢人的地方,再呆下去,他们就会被时有时无的注视看的无地自容了。

    武卫青此时管不了那么多,他一边盯着陆南吃牛肉粉丝,一边担心。

    他盯着陆南吃粉丝,倒不是馋肉,是怕别人去抢。他担心的是这么多人,今晚要夜宿街头了。

    一群人吃饱后结账走人。小二过来收拾碗筷,看到碗干净的,就像新的一样。不由感叹,真是一群非常有素质的人呐。

    武卫青开始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找起住宿的地方。

    夜。

    四五十人行走在梁都灯火马龙,行人如织的路上,竟然生出一副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的感觉。

    夜深。

    夜市渐渐有人收拾起摊位,而游人们则陆陆续续,三三两两的准备回家。

    深夜。

    路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而武卫青这一行四五十人依然还在寻找住的地方。

    问了大晚上,他们竟然没有找到一家能够住得下他们这四五十号人的便宜客栈。就算分开住,剩下来的钱恐怕只够他们回圣盟的路费。

    这一趟护镖任务,说白了,就是一分钱没赚到。甚至有倒贴的迹象。

    如果他们再不找到住的地方,恐怕只能去梁都的监狱里面住了。梁都有宵禁,亥时还在外面游荡的人,统统一律带回监狱收押。

    不想去监狱的话,只能去客栈住。然而,真要他们去住,心里面又不乐意。主要是心疼钱。

    这年头,赚钱实在是太难了。

    “咦,你们怎么还在逛啊?再不找到住的地方,恐怕你们就要进监狱了。”城门已关,回来的校尉刚好碰到武卫青一行人。

    “从很远的地方,我就看到你了。武卫青,是吧?”校尉一看就是自来熟。

    “是的,大人。正是再下。”武卫青突然面露难色道。

    “大人,太难了。我们辛辛苦苦千里护送一趟镖过来,结果一顿饭就把我们的镖金快吃没了。剩下的钱都不够住客栈用的。”

    校尉对此见怪不怪道,“正常,你们这么多人。别人一看就猜到你们是外地来的,多多少少存在一点小心思。”

    “你把剩下的那些镖金都给我,我帮你们找住的地方。不过条件可能就不会那么好了,关键是清净和安全,没人会找你们麻烦。”

    武卫青把自己的那份镖金拿出给了校尉,一脸的肉疼和舍不得。

    “武卫青,要不是看在你今天在城门口的表现,我都不会帮你。”校尉面露不满,语气中更多了些不耐烦。

    “难道刚才都是装的?”

    “不敢,不敢。大人,这些剩下来的钱并不是我个人的,是我们这四五十人最后的一点路钱了。还请大人多多见谅,多多包容。”

    “算了,不和你计较。我知道你们不容易,我就是看在你这么大方而且讲义气的份上,才愿意帮你。”

    “好了,把钱给我。”

    武卫青乖乖的把一个大大的钱袋子奉送给校尉。

    校尉露出一脸满意的笑容,道:“都跟紧我,加快点脚步。晚一点,怕是不够你们这么多人睡的了。”

    武卫青见状招呼大家一起跟在校尉身后,校尉得了一大笔钱,开心之下卖力了几分。迅速带着一行人远去。

    一个小时后,校尉带着众人站在驿站前。

    “就是这里了。我先进去帮你们打个招呼,你们稍等片刻。”

    一阵不长的时间过后,校尉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好了,我都帮你们安排好了。你们最多可以住三天,这三天的费用我都帮你们交了。”校尉说这话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帮他们的。

    “而且这地方离皇家武都院很近,半个小时就能到。”

    校尉想了想没什么遗漏的了,就说道,“好了,你们也累了一天了,赶紧进去好好休息。”

    “这个月都是武都院报名考核的日子,祝你们好运。”

    说完这话,校尉不再客套,匆匆离去。

    小美人,我来了,等着我啊。校尉摸了摸怀里沉甸甸的钱袋,心里一阵火热。想到一会儿小美人青春柔软的胴体在自己身下喘息迎合……

    脚步更快了几分。得赶紧去,免得晚了,她被别人选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