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梁国皇家武都院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威武镖局平常押送的镖大多数都是以生活用品,地域特产为主。相对来说价值不高,因此对他们打主意的人不算多。

    很快他们一行人便安安全全的通过边关检验,进入了梁国的势力范围。

    武卫青拿出地图比对了一下方向,朝着指引的方向前进。

    “爸,能不能把地图给我看一下。”武十一道。

    “你小子,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看地图了?”武卫青不解,狐疑的看着武十一,“莫非是你小子,打算等我们走了以后,自己偷摸着逃跑吧。”

    “爸,你想多了。不是我想看,是陆南想看。”武十一很自然的就把这个锅甩在了陆南头上。

    “奥,是陆南想看啊。给,拿去吧。”

    武卫青毫不掩饰自己对陆南的偏心,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武十一会心里不平衡。

    他心里巴不得武十一能够吃醋,结果这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主。

    “陆南,你看,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武十一拿着地图蹦蹦跳跳的来到陆南旁边,对他指道。

    “这就是圣盟,你看。”

    陆南第一次看到整片大陆清晰的展现在他面前。非常显眼的,圣盟占据了最中间,也是最丰饶的地块,面积最大。

    梁、唐、元、孔、战五国两两接壤。

    威武镖局所在的地方其实已经很靠近孔国了。要想从孔国去到梁国,常规情况下有三条路。

    第一条是经过元国,再经过唐国,最后达到梁国。

    第二条是经由战国之后,直接到达梁国。

    前面这两条路一般都是国与国之间进行正常的国事交流和访问会行走的道路。

    第三条路一般都是商业人员的首选,直接从孔国横穿圣盟,到达梁国。

    至于为什么要横穿整个圣盟的原因就在于,如果是从国与国之间行走,虽然在安全上是有了一定的保证。

    但同时会被边关收取高额的税收。其次有一些货物,在其他国家不允许交易,存在被没收的风险。

    而从圣盟走,只需要承担极小的税收。但同时也需要承担面对盘踞在连绵大山里占山为王的土匪和强盗的风险。

    一般情况下,镖局和这些匪寇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镖局会提前派人去打点要经过的匪窝,以获得一定的便利性。

    而匪寇们乐得见到这样的场面,不需要亲自去打打杀杀,就能获得不菲的收入,多好的事情。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匪寇都这么好说话。一般好说话的匪寇大多是手下没多少人的,他们需要的物资不算多,容易打发。

    而大的匪窝或者一些刚占山为王的土匪,则是会进行掠夺性的截杀,以此来证明“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权威性。

    像这样新成立的土匪窝每天都会冒出来,镖局主要面对的就是这群人。

    至于大一点的土匪窝,他们都有固定的山头,除非是不长眼撞上去或者碰到了,其他情况下都是可以提前避开的。

    “噢。”陆南表示自己看到了。

    武卫青在远处一直盯着这张地图。要知道,这是一个镖局立足的根本。

    每个镖局都有一张自己的地图,上面标示着哪里是匪窝,哪里有蛮兽,哪里需要提前避开,哪里需要提前打点,哪里可以直接杀过去。

    “你们两个臭小子看完了吧?看完了给我赶紧拿过来。”要知道,这张地图在整个威武镖局只有他有,连三个镖头想看一眼都难。

    事关镖局所有人的生计,不看紧点怎么行嘞。

    “好,这就给您拿过去。”武十一只是想看一眼他老爹当宝贝一样的东西。整天揣在怀里,谁也不给看。

    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不过就是一张画满写满了的地图,真没劲。

    “你个臭小子,轻点。别给弄坏了。”武十一大大咧咧的把地图扔到武卫青的手里,武卫青小心翼翼的接过后一脚把武十一踹飞出去。

    “不为人子的东西。知不知道整个镖局都指望着这个生活呢。你就这么扔给我?”

    “好啦,总镖头。自己的儿子也不心疼。这么暴力,能教好吗?”在前头认真赶路中的大镖头看到武十一被踹到了他面前,立刻出言道。

    “好歹也是蛮兽皮制成的东西,没那么容易被一个武者都不是的十一给弄坏。”

    “再说,平时我们想看一眼都难。你这倒好,二话不说给两个小孩看了,让我们怎么想?”大镖头的话里面有些吃味的意思含在其中。

    “哈哈哈哈,这事等回头再说。放心,你们天天跟我在一起,还怕没机会看到吗?”武卫青嘻嘻哈哈糊弄过去,迅速跑到很前面去探路了。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反正现在在梁国境内了,终于不需要一直提心吊胆的守护在旁边。

    想看地图,呵呵,下辈子吧。你们看了地图,再弄一份出来跟我抢生意,想得美。

    “哼,蛮兽。长得跟野兽一样,其实最精明的就是他了。”大镖头道。

    “最会算计的也是他。”二镖头补充。

    “就是。属他心眼最多。镖局成立多少年,这话他跟我们说了多少年。结果呢,到现在还不是一眼没看过。弄得谁稀罕看似的。”三镖头补刀。

    “我稀罕”“我稀罕。”大镖头二镖头异口同声道。

    “我也稀罕。”三镖头在心里默默说道。

    站在一旁的武十一假装自己没听见,一声不响的挪动身子朝着陆南走去。

    没听见,没听见,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别看见我,别看见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可惜这么大的块头在眼前,岂是想忽视就能忽视的。

    “你个臭小子,跟你爹一样。都是猴精猴精的主儿。”大镖头总结道。

    “就是。”二镖头认同。

    “赶紧滚。少在眼前碍眼。”三镖头口吐芬芳道。

    武十一很无奈,你们当着我的面这么说我的亲爹,我还假装不知道,没去和你们拼命,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

    哼,等我修炼到武师的时候,就把他们踢出镖局,让你们喝西北风去。

    武十一人生第一次这么想帮武卫青出气。

    武十一人生第一次这么渴望赶紧到梁国都城,赶紧去上学,赶紧练到武师。

    他迫切的想迅速帮他的爸出气,免得时间一长,没了这个念头。

    进了梁国之后,威武镖局赶路的速度明显提升了一个档次。一行人一路畅通无阻的到达了梁国都城。

    梁国都城地处西北,风沙很大,所以城墙建造的足够高大,用来抵挡风沙的侵袭。

    城墙上坑坑洼洼的还遗留着一些弓箭射出来的坑。甚至能够看到一些坑里面,不时的反射出来一束束冷冽的太阳光。想必是箭头太过深入,拔不出来吧。

    陆南站在梁国都城大门口,抬头仰望高大威耸的城墙,上面斑驳的痕迹,是梁家攻打他们陆家时候留下的痕迹吗?

    城墙正中大门上方,“梁国”两字深深地镌刻进城墙里,宛如在建造之处便存在一般。但陆南心知,之前这里肯定不是梁国两个字。具体是什么,他不清楚,因为端木衍没告诉过他。

    城门有三丈高,两丈宽。巨大的城门下面,一左一右络绎不绝的有人在进城,有人在出城。端的是,人如游龙车似水,绵绵不绝。

    “陆南,走啊。你发什么愣呐。”武十一在一旁催促。

    “第一次看到城墙,还是这么大的城墙,好好看看。”陆南道。

    武十一跟陆南相处了两年,知道陆南平时是一个话不多的人。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便在一旁说道。“我陪你看。”

    “爸,陆南说他想再看一会儿。”武十一朝着正在城门口办理入城手续的武卫青喊道。

    梁国原本是没有这个规矩的,自从梁破天闭关之后,才开始执行起来。

    “大人,不好意思啊。那个是在下的犬子。”武卫青朝着一旁的城门校尉道。

    “看什么啊?赶紧看,我们得赶紧走,别挡着别人。”武卫青这一声喊叫,把一旁的校尉吓得差点原地起跳。原本乱中有序的城门口,因为武卫青的这一声巨吼声,把那些拉车的马儿惊得四处乱窜。

    一阵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之后好不容易才被士兵们安抚下来。校尉眼见武卫青张开嘴还想朝着那两个小孩喊,立刻道,“旁边那个瘦的跟猴子一样的也是你儿子?”

    “啊,不是。他是我们镖局镖头的儿子。那个镖头在走镖的时候身亡,所以我就收养了过来。”武卫青解释道。

    “他姓什么?”

    “陆,他叫陆南。”

    “你们从圣盟过来?”

    “对,从圣盟护送这些特产来梁国都城进行交接。”

    “从圣盟哪儿来的呀?”校尉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会问的这么细致。

    这些信息在路引上都有记载。包括从哪里来,经过哪些地方,护送的是什么货物,随性人员的姓名,年龄,性别。全都一目了然的有记录。

    关键是陆南的姓名,还有年龄,都符合上面交代下来要他们留意的信息。

    “圣盟东面,都快靠近孔国了。”

    “哦。那这个陆南,他爸叫什么?”

    “陆北山。”

    “孩子几岁时候出的事?在哪出的事?”校尉继续追问,这些信息上面可没有记载。他得问清楚了,方便专人事后去核对。没看到在他后面有一个书记官正记录着呢。

    “8岁,押送路途上。这些我身后的人都可以作证。”武卫青指了指身后的人。

    “他们是来这里上学的?”

    “是的,长官,我们初来乍到,很多事情不清楚,还烦请你能够指导一下我们。”武卫青说这话的时候,手上不露痕迹的多了一个钱袋子。一把抓住校尉的手,塞进了他手里。

    校尉恍若无事的垫了垫手里的钱袋子。心道,不错呀,出手还真大方,从圣盟来的人果然有钱。钱袋子迅速的从校尉手中消失,收钱收惯了,手法非常的娴熟而且隐蔽。

    好在武卫青平常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为人大方,出手阔绰,这些都给他减少了很多麻烦。当然,最重要的是武卫青的体格十分具有威慑力。站在这偌大的城门口,他都是最显眼的一个人。

    在他这么识趣的表现之下,校尉十分痛快的盖上了准许通行的章。

    “进了城之后,你们不要惹是生非。要知道都城里的人大多都是非富即贵。你们外来的人,和他们起冲突,最终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

    “是,多谢长官指点。”

    “还有,尽快把你们这些货物交接掉。虽说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但人多眼杂之下,难免有些人会起了心思。”校尉似乎是无意识的看了一些人。

    武卫青跟着校尉的目光看去,果然有些人明目张胆的在打量着他们。

    “长官,那万一别人先动的手。我们还手,这样算有事吗?”武卫青语气中多了几分寒意。敢动他的镖物,找死。

    “这个就看动你们的人背后有没有靠山。遇到有背景的人物,他说你们有罪,你们就有罪。”

    “谢长官提点。”武卫青又送出一个钱袋子,校尉不动声色的接过去。

    “还有,如果要上学的话,最好是去皇家武都院。至于能不能进,只能看那两个小子有没有这个能力过考核了。”

    “长官说的是,我就是奔着皇家武都院的名头来的。”

    “请问长官,具体有哪些考核,您能否透露一下。”又一个钱袋子落入了校尉手中。

    “这些就不是我这个小小的城门校尉可以知道的事情了。据说考核项目每年都会变,主要还是看他们两个有没有修炼天赋。或者你有足够的钱,一个人一年100万的赞助费,也是可以上武都院学习的。”

    武卫青听了心里一凉,别说100万一个人,就是100万两个人他也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把他整个镖局拍卖了,估计能有100万?他不确定。

    “长官说笑了。我们就是一个小小的镖局,哪拿得出来那么多钱。不过试还是要去试一下的,万一进了呢?相当于赚了200万呐。”武卫青突然两眼放光。

    校尉对武卫青这样的人见多了。每天都能见到好几个,都以为自己的孩子是天才。

    要知道梁国十几亿人口,每年能够靠自己的实力考进皇家武都院的不过数千人。而整个武都院一年招生人数也就5000人。

    可想而知这其中的要求是有多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