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世界一角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唐国,陆郡。

    城主府。

    “报告郡守,陆庄村……”

    “此事到此为止,不必告诉我。此外,不可再对其他人说。”

    “大人?”

    “因为你们鲁莽的行为,现在都城已派遣使者前来问责。”

    “你们去边关镇守十年,即刻出发。”

    “是,大人。”

    梁国。

    梁国在唐国的西南方。

    梁国都城,大将军府。

    梁破天。

    “王宇阳,梁鹰,此番行动,虽说还有漏网之鱼。总体来说却让陆家彻底的失去了传承。”

    “一个没有传承的家族,要想复兴,谈何容易。”

    “大人说的是。”

    “现将你俩各升一级,着万人卫。”

    “谢大将军赏赐。”

    “你们尽快将手下兵丁补齐。记住,对陆家的追踪,不可松懈。”

    “是,大人。”

    “补齐兵员之后,去边关历练几年。”

    “遵命。”

    梁破天自从成为星师之后,对俗世的事务统统交由他的儿子代为办理。今日不知为何,突然破例。

    待他将事情一件件的交代完毕,会客室中只剩下他和他的儿子,梁玉武。一个看起来比他年纪还大的人,却是他的儿子。

    修为到了星师,会有一次返老还童的机会。因此,梁破天此时看起来不过就是四十上下的年龄。

    “吾儿。”

    “在,父亲。”

    “从今天起,为父将彻底闭关,具体要多长时间,未知。”

    “在此期间,由你正式接任梁家族长之位。”

    “父亲,这?为何这般突然。”

    “自从为父成为星师之后,这么多年下来修为没有一丝进步,依然在星师的大门口徘徊。冥冥之中为父预感到这是一种宿命的牵绊,陆家不除,我心难安!”

    “父亲,陆家不是彻底灭亡了吗?”梁玉武不解。

    “我闭关后,对陆家的追杀不能停止。知道了吗?”

    “是,父亲。”

    “从此以后,梁家就交给你了。”

    交代完一切的梁破天,消失在了会客室。梁玉武对此早已习惯。

    星师之神奇,以他武道境的修为,是没办法体会到的。

    梁破天再出现时,已在星空之中。

    他望向那些和自己脑海遥相呼应的星系,陷入了沉思。

    星师…星系…脑海…心府…命运…债…羁绊……

    梁破天不见了,就像他从未在这片星空中出现过一样。

    远在圣盟的陆南,坐在人群中,望着篝火怔怔出神。往事,一一浮上他的心头,似昨日般清晰可见。

    此时的陆南,是威武镖局少公子武十一的“跟班”。

    自那日他被端木衍抱着跳下瀑布已过去两年的时间。

    下瀑布后端木衍没做任何停留,立马把他扛在肩上朝着东北方狂奔,一刻不停。

    这一跑,跑了整整一个月。期间,他们两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话。

    端木衍东躲西藏了四十年,早已经习惯一个人独自生活。

    令他吃惊的是,陆南,一个年仅8岁的孩子,竟然也可以连着一个月不开口说一个字。

    即使是端木衍在奔跑途中故意颠簸个不停,陆南依然没有开口说过关于求饶或者让他慢点的话。

    哪怕一个字,一个哼哼都没有。

    刚开始的时候端木衍急着逃路,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直到他跑了大半个月,跑到圣盟范围内才放下了紧张的情绪。

    他怕被鹞鹰跟踪。那东西飞在天上,飞的又高,打也打不着。没留神的话还不容易发现自己被跟踪了,着实让人气恼。

    到了圣盟范围内的端木衍这才察觉到,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陆南竟然没有说过话。

    要不是在峡谷里和他说过话,端木衍甚至会认为陆南是个哑巴。

    直到有一天,忍无可忍的端木衍主动开口,“喂,小子,你干嘛不说话?”

    陆南正专心的烤着野鸡,听到端木衍的问题,手上下意识的停止了转动。

    “别停,别停。一会儿再烤焦了。”身为武师的端木衍感官十分灵敏,闻到了烧焦的味道。

    这种味道他十分的熟悉。

    逃路刚开始,每次都是端木衍负责抓东西,烤东西。

    然而,他的年纪虽大,又有丰富的荒野求生经验,按理说做饭的手艺不至于这么差强人意。

    呈现的最终结果就是能吃,毒不死人。至于吃起来的味道……

    简单来说,吃完端木衍做出来的东西,光是喝水都会觉得水是甜的,跟加了蜂蜜一样的甜。

    直到有一天,收拾干净野鸡的端木衍正打算开烤,听到远处有马蹄声响起。他立刻把野鸡塞到陆南手里,‘蹭’的一下蹿了出去。

    等他再回来时,看到陆南手上烤的金黄金黄的野鸡在‘滋滋’的冒油,油一滴一滴的滴在炭火上,随之升腾而起的气息别提有多香了。

    端木衍眼巴巴望着正散发诱人香味的野鸡,肚子十分配合的传来接连不断“咕噜”“咕噜”声。

    尴尬的端木衍只好干巴巴的道,“你怎么会烤鸡?”

    “既然你会做饭,为什么不早说?”

    端木衍记起来,当时的陆南同样停住了转动,看向自己,那个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是的,白痴。就是那个眼神。

    端木衍立马道,“别看我,好好烤鸡。”接着又道,“看样子差不多能吃了吧?”

    陆南“嗯”了一声,顺手把烤鸡递给了端木衍。端木衍像不怕烫一样,‘兹拉’一声把鸡撕成两半,又给回陆南一半。

    “不错不错,要说你小子这手艺真不赖。跟谁学的?”

    陆南拿着树叶扇烤鸡,散热快些。

    “喂,小子,我说你以后能不能换个眼神看我?”

    陆南抬头看向端木衍。

    “对对对,就是这个眼神。能不能换一个,总感觉你看我像在看那个,什么似得。”

    陆南低下头看鸡,接着扇。

    “小时候,别人就是因为我的眼神才欺负我。”

    “说在我的眼睛里看到了嘲讽,看不起,鄙视。甚至说看他们像是在看死人。”

    “可是我真的没有。”

    陆南第一次当着端木衍的面说这么多话。他是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目光会传递给别人这样一种感觉。

    他委屈,又不知道怎么说。

    端木衍刚咬下一大块鸡肉,忽然间听到陆南说出这么长一串无头无脑的话,当下愣住了。

    鸡肉从他大张着的嘴里掉到了地上,犹未察觉。

    这是端木衍第一次明显感受到从陆南身上传递出来的情绪:无奈,委屈,无助。

    是啊,这是个孩子,他才8岁,他能知道些什么。端木衍不禁开始思考起来。

    端木衍也是在这一刻,突然有了一点感悟,不是陆南的眼神有问题,真正有问题的是他,是他们这些人。

    这些在他眼睛里面看到东西的人,才是真正的有问题。

    他们从陆南眼睛里看到的,并不是陆南看他们的样子。他们看到的其实是自己。

    陆南的眼睛就好比一面镜子。他们从陆南眼睛里看到的:是他们不愿意相信的自己;是他们内心真正恐惧的东西;是那个摘掉所有面具毫无掩饰的自己。

    额,所以我看到的是‘白痴’,那是不是说明自己真的很白痴。

    不不不不,突然间觉得陆南眼里的自己很可爱。

    对对对对,我就是这么可爱,这么可爱可怎么办啊。端木衍开始YY。

    “没事,这些都不是你的错,是他们的错。”

    “你就是个孩子,你还能怎么看他们。其实他们在你眼里看到的是他们真正的样子:那个不堪的、肮脏的、邪恶的、丑陋的自己。”端木衍安慰道。

    陆南不解的看向端木衍。

    呃,别看我,别看我。我是个天才,端木衍自我安慰。

    “所以这就是一开始你为什么一直低着头的原因吗?”

    “嗯。”

    “那后来为什么就不再低着头了?”

    “看清楚仇人。”

    “你看过他们的样子?”

    “没。”

    “他们是梁国的人。”

    “知道。”

    问到这里,端木衍突然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了,只能埋头吃烧鸡。

    吃完烧鸡,端木衍从怀里拿出一壶酒,自斟自酌起来,过了良久才悠悠然说道。

    “知道梁破天为什么要追杀你们吗?”不等陆南回答,接着道“这话说来话长。好在我们时间很充足,你就当听个故事。”

    “大毁灭后的前100年,人与人之间精诚合作。互帮互助,努力繁衍后代,休养生息。不过随着人口逐渐增多,彼此之间的勾心斗角也就多了起来。”

    “再此过程中形成了族群,有了部落。部落彼此之间战斗,吞并。或者合并在一起抵抗其他部落的侵略,慢慢的形成了联盟。”

    “后来联盟的人发现,做决策的时候说得上话的人太多,想讨论出一个所有人都满意的决定实在太难,于是产生了分工,产生了制度。”

    “然后便形成了最初的国家形态。”

    “你知道国家是什么吗?”

    陆南茫然的摇了摇头,别说他不知道国家是什么,就算他知道国家是什么,也不明白这和梁破天追杀他们陆家有什么关系。

    “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这和梁家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去了。”端木衍理所当然的说道:“梁家建国才500多年。而其他四国,建国都超过1200年以上。”

    “你知道是哪四国吗?”

    陆南摇了摇头。

    “不知道你还不问?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你说你一个小孩,怎么对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好奇呢?不像其他人,问个不停。”

    “你知道世界是什么人推动的吗?”

    陆南看着端木衍,心道怎么还越说越远了。

    “世界就是由好奇的人推动的。你看看你,根本不像个孩子。”端木衍评价道。

    太难了,跟陆南交流不是一般的困难。不知道这性格以后能不能交到女朋友。

    “剩下四国分别是唐、元、孔,战。除了这四国之外,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叫做圣盟,由八个顶级家族共同治理。这八个家族都是至圣贤者的后裔。”

    “什么是至圣贤者?”陆南虚心请教。

    端木衍习惯了在自问自答的同时嘲讽一下陆南,冷不丁的听到陆南主动提问,突然间愣了。

    “呃,这个……你不用知道。等到时候你去上学的时候有人会教你。”

    “反正你只需要知道,我,端木衍,所在的端木家族就是这八个顶级家族中的佼佼者。”端木衍说这话的时候油然而生出一种骄傲感。

    “端木家族这么厉害,怎么你还被人追杀?”陆南问道。

    端木衍心里抓狂,这小子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吗?要么不说话,当个哑巴。

    要么一开口就能噎死你,诅咒你一辈子单身,一辈子交不到朋友。

    “这事我是为了不拖累家族,所以主动和他们断绝了关系。要不然,区区一个才建国300年的梁家,怎么可能……”端木衍没有再说下去。

    他是真的不会撒谎,一辈子习惯了直来直去,突然间要他编造一个圆满谎言,实在是难为人。

    “算了算了,跟你小子说话太累。下面跟你说正经的。”

    “在梁家之前,你们陆家才是梁国真正的掌控者,当时叫陆国。只不过后来被梁道天推翻了,所以梁破天才要对你们斩草除根。

    对了,梁道天是梁破天的亲哥哥。”

    “我和你们陆家的祖辈有点交情,所以这次才会救你。但是我不可能一直带着你,所以我会给你安排一个身份。

    等过两年,你满10岁,就可以去上学了。你这么小,除了上学,也没啥能干的。”

    “上学?”陆南对这个词很陌生。

    “是的。你们陆家肯定是没什么传承给你的。你如果想复仇,除了去上学,没有其他的途径。

    而且,你的身份要经得起查。梁家,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们陆家的。除非……”

    端木衍没有把话说完,除非陆家死绝了。他不想让一个8岁的孩子承担这么大的压力。

    上学?报仇?

    上学,去哪上呢?

    “陆南,还在想以前的事啊?”武十一看到陆南又在发呆,问道。

    “嗯。”

    “别想了,叔叔阿姨去世都两年了。你放心,以后你跟着我,我去哪你去哪。我罩你。”武十一一边说,一边朝陆南展示他壮硕的肱二头肌。

    “好。”陆南点了点头道,“我要去上学。”

    “上学?”听到上学两个字,武十一立刻换成一张苦瓜脸:“陆南,你在逗我,是不是?”

    “你肯定是在逗我。上学这么无聊,这么无趣,你才不想去上的。”

    “没逗你。”

    “啊?我不要啊,我不要上学。走镖多好,跟着我爸走镖,多有意思。上学很无趣的。”

    “陆南,不是都说好了吗?你跟着我,我保护你,带你吃香喝辣的。”

    一道巨大的阴影笼罩住陆南和武十一,啪的一声,武十一的脑袋被抽了一下。

    武十一被拍的啃了个狗吃屎。

    “混账小子,等走完这趟镖,我就送你们两个去上学。”

    “不~~~要~~~啊,我的亲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