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生的意义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峡谷里陆大历正抬头眼巴巴的望着上方崖壁。

    “喂,老头,你考虑好了没?让我带谁走啊?”端木衍一马当先的领着一群人快速奔来。

    老头?拜托,你比我还老,好吧。陆大历假装没听见。

    “你不说话的话,那我就一个人都不带了。”

    陆大历知道自己不能再无动于衷了,“前辈,答应过的事,现在你反悔了,恐怕不好吧。”

    “笑话,我端木衍说出来的,怎么可能反悔。还不是你犹犹豫豫,优柔寡断的。”端木衍不耐烦道,“从我第一次和你说的时候,到现在过了多长时间了?我又提醒过你多少次?”

    陆大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清楚是自己原因。他怕做决定。怕做错了决定,会成为陆家亡族的罪人。怕自己下地狱后,陆家的祖宗责怪他。

    护卫们在陆羿的带领下,跑了上来。再之后几十米的地方,陆南跑在最前面……

    “我知道你怕但这个责任。所以刚才我已经替你把这个事情和他们说了。”端木衍说道。“给你们最后一点时间,决定好。我先去绑藤蔓”,随即离去。

    这个时候,端木衍也不在乎自己身为武师的身份了,凡事亲力亲为。反正都打算做好事了,多做一点也没啥。

    陆大历看着护卫在自己身前站定,喘着粗气。心道,终于到了不得不下决定的时候了。

    “咳咳,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陆大历沙哑着声音说道。

    “端木前辈,和我们陆家有点渊源,这才出手相救。可惜他现在身受重伤,所以只能带一个人走。但……”

    “但是你们也知道。除了我之外,你们还有52个人。我是真的没办法做出这个决定。选择谁,不选择谁,对我来说,这辈子都是一个难以磨灭的噩梦。”

    “四长老……”陆羿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被陆大历打断。

    “没事,你不用安慰我。好在此时三长老正在下山,陆统领也会去瀑布下游接应我们。稍等片刻就是。”

    “啊!”刚刚跑上前来的陆三俊指着半空中大叫。

    所有人第一时间朝着陆三俊手指的方向看去。

    这???好像是三长老的穿着。

    只不过坠落的速度太快,看的不是很清楚。

    陆大历心里惊疑,不至于吧。三长老好歹也是三等后期武者,即将突破到四等,小心点应该没事的吧,不确定。

    然而,紧随其后,他们便看到了另一个坠落的身体。陆统领。陆家护卫的穿着一样就被人认出来了。

    “散开。”陆大历低吼了一声。从两百米上面摔下来,被碰一下,砸一下,会死人的。

    连他都不敢去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迅速在眼前放大,放大。‘砰’‘砰’两声,砸落在地。身体四分五裂,血液和脑浆溅射了所有人一身一脸。

    “三长老。”

    “陆统领。”

    “三爷爷…”

    ……

    呼喊声四起,所有人都被吓住了。然而还有一些人在上前,想收拢归置他们的身子。

    然而,紧随其后的是一阵箭雨袭来。尤其是梁鹰射出的箭,异常迅速的朝着峡谷射来。

    “四爷爷,上面有箭。”陆三俊一边朝着山体跑去,一边喊道。

    “所有人撤到山体边上,沿着山体迅速赶往瀑布处。”陆大历嘶吼,“到时候所有人听端木前辈的指挥。”

    “四长老,你呢?”陆羿问道。

    “我留下来收拢他们的尸体。顺便替你们断后。”

    “这?”陆羿为难的看了看山崖上方,又看了看那13个孩子。

    “四长老,我留下来帮你。其他人,愿意留下的,拿出武器死战。”

    “想走的,赶紧带着他们走。”陆羿手一指陆南等人,“如果有可能的话,尽全力保护他们。”

    “我留下。”有护卫第一个站了出来。

    “陆民。”陆羿看着他,眼里是赞许,是不忍,是欣慰,是痛苦。

    终究化作了三个字,“好样的。”

    “我留下。”“我也留下。”

    ……

    最终,38个护卫尽皆决定留下来。

    陆大历像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陆家人的血液是这么的沸腾。他甚至都不认识护卫里面的绝大多数人。嗓子眼堵得喘不上来气。

    陆羿原本以为哪怕有人留下来,也不会这么整齐。他望着眼前的38个战友,陆晖、陆逵、陆贡、陆玉东、陆海军……

    陆大历转念一想,不行。就算这些护卫留下来,也没多大用处。至少他们中要走一部分人,这样才能在下到瀑布后带着那些孩子逃生。否则,就算孩子们全都活着下了瀑布,后面也是无法独自生存下去。更不要说躲过梁国的追兵。

    “四爷爷,也不走。我留下来陪你们。”陆三俊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疯,竟然跑了回来。其他孩子看到陆三俊回来了,竟然有一些停下了脚步犹豫自己该不该走。

    “爷爷,我也不走。我留下来陪你。”陆晓茵哭着跑进陆大历的怀里,死死地抱住他。

    “胡闹。此刻你们还要胡闹吗?”

    “你们留下来有什么用?”

    “你们连武者都不是。”

    陆大历把陆晓茵从怀里扯开,朝着远处扔去。

    “走,都给我走。”“你们都给我滚。”

    “咳咳咳咳。”陆大历气急攻心,加上之前嗓子用力过度,竟然咳出了一丝血丝。“滚,滚得越远越好。”

    “陆羿,从护卫中挑12个人出来,和他们一起走,下了瀑布还需要有人带着他们逃生。”陆大历的声音嘶哑道几乎不能发声的地步。

    陆羿迅速选定了人,并让他们赶紧跟上去。陆大历拿出了家族给他的锻炼药材,迅速分给了12个护卫。

    “好好活下去。好好活着。”

    陆大历没有提报仇的事,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陆羿也没有提,已经知道世界残酷的他,知道就算他提了,那些人有幸活下来,想报仇的话最后也只会是去送死。不提也罢,好好活着吧。替陆家活下去。

    然而,陆羿没有意识到的是,连他,今年也才19岁。不过就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他的同伴,没有一个超过20岁,其中最小的一个刚过完17岁的生日。

    有人会迟疑,怎么这么小就当了护卫,实力够吗?能保护谁?说白了,其实陆家就是换了一个锻炼他们的方式而已,他们都姓陆,都是陆家人。

    陆南终于抬起了他的头,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抬起了头,看向他面前的那一张张面孔。

    “是!”陆南依然冷漠。

    陆南长这样?挺好看的啊,在陆庄中他们这个年龄段里也是最好看了吧。就是眉毛,怎么左右各断了一截。

    冷静,到现在了都还这么冷静。不,这不是冷静,这是冷血,冷漠。陆大历注意到了陆南的眼睛。这是一个心底没有感情,没有色彩的孩子。

    孩子,希望你心底不要记恨陆家,不要记恨我们这些人。当年那些人的死,其实是我所为。陆大历在心底叹气。这事他谁都没说。

    被选出来的12个护卫,带着陆南一行人快速的朝着瀑布跑去。

    他们带着陆大历,带着陆羿,带着剩下的护卫,带着陆万金,陆贲,陆白虎,陆天尤……带着陆家所有人的希望渐渐消失在他们的眼中。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等有能力的时候,记得替我们报仇,替陆家报仇。所有人在心里默默祝福。

    陆大历开始一边躲避箭支,一边收拾起地上的残肢断体。

    崖壁上已经搭建好了云梯。

    “有没有多余的绳子。”梁鹰问道。

    “有。”

    “多长?”

    “100米不到。”

    “好,给我绑上。”梁鹰下令,“一会儿先放我下去,我会在半空中支援你们。然后你们再下,势必要把他们围杀在这片峡谷里。”

    梁鹰此时并不知道峡谷两端还有两条瀑布,而他们此刻正打算从这里逃出去。要是他知道的话,恐怕就不会这么淡定。其实在之前鹞鹰已经侦查到了,只是当时梁鹰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而已。

    瀑布边上。

    端木衍看着跑来的身影,瞬间便明白追兵恐怕已到了峡谷。余下的人在帮他们争取时间。

    “决定了吗?是谁跟着我?”

    护卫们面面相觑,孩子们互相之间打量。

    护卫们知道端木衍说的是什么意思。被选择出来的这12个护卫,其实都有各自需要保护的人。哪怕是陆三俊,也被他们那一脉的人守在他身边。唯独陆南。

    不知道陆羿或者陆大历是故意这么为之,还是无意中就是这么凑巧。

    孩子们隐隐约约也明白了现在的处境。只是他们不想和端木衍一起,一个是不知道他的实力怎么样,关键是他们不认识端木衍。要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一个不认识的人身上。哪怕是孩子,也不会蠢到这种地步。

    陆三俊看着陆南,又看看他旁边的护卫。刚想开口,护卫瞪了他一眼。

    端木衍看着众人的站位,心中了然,便说到:“两两一组,绑紧了。一组一组的下。大的抱紧小的。”

    “原本是打算让你们沿着瀑布旁边的石崖一点点下去,但现在时间不够,你们只能借着瀑布迅速的下去。”

    “其实在瀑布里下去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们从瀑布落入水中的那一刻,速度,压力,冲击力引力作用在一起,会让你的五脏六腑移位,造成重伤,甚至死亡。”

    “所以每一组下去的时候,我会尽力拉着藤蔓,帮你们减小碰撞那一刻的冲击力。”

    端木衍不知道陆大历他们能拖多长时间,所以只能如此安排。越快越好。

    不是说他们到瀑布底下就代表了安全。恐怕那将是他们开启另一段魔鬼旅途的开始。

    如同他一样,被追杀了四十年。从一个三等武者被追杀到他成为武师,除非他死。否则不死不休。

    梁鹰被吊在离峡谷七八十米的半空,弓上搭着两支箭,遥遥锁定着陆大历和陆贲。

    此刻,峡谷里只剩下陆大历和陆贲两个人还活着,其他人皆死在梁鹰的箭下。在这个时代,掌握远程攻击能力,在低阶武者层次,是一种无敌的存在。

    很快,士兵在梁鹰的掩护下,安全的下到了谷底。并第一时间把陆大历和陆贲包围起来。梁鹰见状,才放下心里,荡到了旁边的云梯。就在梁鹰双手抓到云梯的刹那,陆大历和陆贲对视一眼。

    两人同时出手。

    陆大历一把大刀,舞的滴水不漏,迅捷无比的杀向左侧,如狂风吹拂,杀的他们不断后退。陆贲施展陆家“碎斩”绝技,杀入人群,一剑之下,必断肢断腿。

    他们抱着必死之心,完全忽略了防御,一味追求杀敌。只是双方实力太过悬殊,梁鹰都还没下到谷底,两人已被斩杀。

    梁鹰看着峡谷里满地的尸体,郑重道,“数清楚人数,挖个坑埋了吧。”

    “千卫,那他们的人头?”

    “既然他们死战到底,身为战士,应当对他们保持足够的敬意,哪怕他们是敌人。”

    “咦,那些孩子呢?”梁鹰意识到死的人当中并无小孩。

    “报告千卫,没有看到。”

    “迅速带人搜查整个峡谷,势必要抓住他们。要活口。”

    “是!”士兵领命后迅速分成两队,朝着峡谷两侧搜索过去。

    此时,瀑布前,只剩下端木衍和陆南两人。

    “轮到我们了,怕么?”端木衍看着陆南,这个他印象中一直低着头的小男孩,从刚才过来开始到此刻,都没在低过头。

    陆南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会斩断这些藤蔓,以防后来的追兵利用它追上我们。”端木衍看着陆南说道。指尖虚弹,那些藤蔓便一一断裂,随着瀑布迅速掉落。

    “所以我和你,没有任何防护?”端木衍好奇的看着陆南,这个小男孩给他很不一样的感觉,“怕的话,你就说出来。”

    “为什么?”陆南无头无尾的说道。

    端木衍不解,“什么为什么?”

    “杀陆家。”陆南生硬道。

    “能为什么,为情呗。男人这种生物,除了被权力驱使,另一个就是女人。”

    “要说女人。男人之间百分之七八十的矛盾,基本上都是因为女人。”

    情?女人?所以陆家是被这些连累的?在陆南有限的认知中,无法理解端木衍说的话真正的含义是什么。

    “现在该轮到你回答我了?你真的不怕吗?”端木衍十分执着的问道。陆南给他的感觉太平静了,平静到他甚至会忘记陆南还是个孩子。

    这种平静,只有修为极高的人,或者在智者身上才会出现。

    “怕。”陆南道。

    “怕?”端木衍怀疑。

    “嗯!”陆南道。

    “哈哈哈哈,好。”端木衍一把抱起陆南,跃入瀑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