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死生之间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雨势变得小了一些。

    峡谷内。

    “前辈,还望您可以指点我们,接下来该如何逃脱梁国人的追击?”陆大历拉着端木衍走到离人群稍远些的地方,低声询问。

    “不是和你说了吗?我带一个人走。你选好了?”端木衍反问。

    “前辈,只能选一个,着实让在下难以选择。”

    这让他怎么选,陆大历回头看了一眼,五十多个人,选谁?

    “前辈,要不您选?”陆大历试探道。

    “我选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是真的让我选,那我选了之后你可不能反悔。”端木衍似乎已经看透了陆大历的小心思,眼带挪揄的看着陆大历,嘴角还有一丝笑意。

    嘲笑?

    “前辈,真不能多了?”陆大历决定争取一下。

    “你也可以不选。那我就自己走。一个不带。”端木衍原本还打算拿陆大历打一下趣,可他竟然一次次的试探自己的底限。

    自己冒着生命危险陪你在这里墨迹,还慷慨的打算帮你们陆家留一个活口。你这老小子再不识趣,大不了我拍拍屁股走人就是。

    端木衍一直在留心鹞鹰的动向。这么久了,一无所获,当下就意识到,恐怕鹞鹰已经侦查完毕,去报告消息了。端木衍的心里急了几分。

    “快点决定,我没有多的时间和你磨叽。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恐怕那些人正在赶往我面前的这座山上。”端木衍指的就是陆大历等人下来的这座山。

    端木衍猜的没错,梁鹰他们一行人此刻正全力以赴的赶往这里。

    “前辈,您确定吗?”

    “你愿意信就信,不愿意相信的话随你。”端木衍边说边走向瀑布:“最后给你一点时间,快点决定好人选。把他带过来。”

    “对了,顺便给我一根藤蔓。”说完这话,端木衍便开始观察起瀑布,他想找一个相对稳当点的路线。

    陆大历只好转过身,朝着人群走去。他走到人群前面,清了清嗓子,说道:“昨晚在瀑布上的是梁国人,他们现在正在朝着我们这座山赶来。想必不会用太长的时间。”

    “昨晚我们救的那个人和我们陆家有旧,他决定要带……”

    “四长老,四长老,你们在吗?”山崖上竟传来陆贲的呼叫,打断了陆大历接下来要说的话。

    “陆统领?”陆大历有点不敢相信。

    “陆统领回来了。”然而护卫却在第一时间确定这是陆贲的声音。

    “陆羿,你带领护卫们绑好藤蔓,尽量弄结实点。我去接陆统领下来。”

    陆贲此时站在山崖上,看着被砍断的藤蔓。心里面冰凉,自己还是来迟了吗?

    自陆万金和陆大历分开后,他是分秒必争。除非到他实在没有体力坚持的时候,才会休息片刻。尤其在梁鹰射出第一支信号箭后,陆贲意识到,事情发生了变化。

    他拼着老命尽可能的毁掉一些明显的聚集点。至于相对远一点或者没那么重要的地方,干脆放弃了。想不到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四长老和陆家的人都不见了。

    除非是遇到了四长老难以解决的难题,否则他不会带着陆家的人离开这个峡谷。四长老去哪了?这些藤蔓是谁砍断的?为什么要砍断藤蔓呢?

    陆贲此时心里十分焦急,而且他不确定三长老是不是和四长老在一起,还是……

    他决定再往回找找线索。

    “在~我们~在这里。”

    正当陆贲转身要走的时候,听到了从峡谷里传来四长老的声音。他立刻回转身子,冲到悬崖边上探着头朝下面看去。

    因为下雨的关系,峡谷内弥漫着一层厚厚的水汽,陆贲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鼓足力气朝着下面喊道,“四~长~老~是你吗?”

    “是~我。”

    “陆~统~领~是你~吗?”

    “是。”

    “三长老~和你~在一起吗?”

    “没有~就我~一个。”“对了~那些~下山的~藤蔓呢?”

    “在峡~谷里。”

    陆贲????什么,在峡谷里?所以是四长老你自己砍断的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四~长~老~这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话长~等你~下来~再说。”

    等我下去?我怎么下去?徒手攀爬?陆贲抬头看了看天空,雨是小了一些,他试着下去了几步,怎料脚上踩着的石头,因为被雨水淋得时间太久,松动了。

    陆贲手上用尽,五指尽皆没入石头中,这才止住了下坠之势。随后双脚交叠互踩借力,这才有惊无险的回到悬崖上。

    “好险,差点就摔成渣了。”陆贲后怕。奖金两百米的高度,这要摔下去,必死无疑。

    陆大历站在悬崖的下方,伸着脖子往上看?可惜他也被厚厚的雾气遮住了视线。

    暗器?陆大历视线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物体,以无比迅捷的速度朝他而去。难道追兵到了?陆统领正和他们战斗?

    “陆统领~你还~好吗?”陆大历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四~长~老~下雨天~太滑~崖壁上~石头~松动许多~下去~危险。”陆贲喊道。

    太累了,就这几嗓子的功夫,他感觉嗓子火辣辣的疼。

    好吧,不是暗器。估计是陆统领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的。

    陆大历一个人担惊受怕了一天的心神,在见到陆贲的这一刻,突然放松了下来。这一紧一松之下,让他差点忘了迫在眉睫的危机。

    不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决定,该上山还是下瀑布?

    上山的话,藤蔓还在峡谷里。陆统领试过下来,没成功。看来上去的可能性不大。

    嗯?陆大历突然想到还有端木衍在。以端木衍的实力上去应该不成问题。可是他会同意吗?如果他不同意的话,还是只有下瀑布,或者等死这两条路。

    下瀑布也是十死九生的局面,至于等死,他做不出来这等事。

    要不去问问端木衍?陆大历朝着左边望过去,那是陆南和护卫们在的方向。

    “不用看了。通过悬崖上去就是一个字,死。”端木衍的声音在陆大历身后响起。

    “啊。”陆大历吓了一跳,“前辈,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左边的瀑布我已经查看完了,现在我去查看一下右边的。”端木衍说话间举步要走。“对了,把你身上的疗伤药物给我一些,我尽早恢复一些实力,待会儿下瀑布时保命的机会大一些。”

    “前辈,你真的确定追兵会来这边?”陆大历还抱着几分希望。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端木衍道,“别废话,把药给我。一会儿也有多余的体力保护你们。”

    陆大历伸手从怀里拿出药瓶,倒出几颗药丸给了端木衍。

    端木衍拿过药丸,在鼻子间轻轻嗅了一下,点评道,“不愧是陆家,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如此普通常见的药物,疗效竟然比市面上的好一些。不过这对我来说,太少了。”好歹他是武师。

    “前辈,没剩下几颗了。这次出门带的主要还是以给那13个孩子增长锻体境气力的药材为主。像这样的疗伤药物,也就我这一瓶。”

    端木衍懒得去辨别陆大历说的是真是假。针对低阶武者的疗伤药物,除非给他上百粒上千粒,才算真的能起到作用,聊胜于无罢了。

    “你继续,我先去查看那边的瀑布。顺便帮你们也探查一条出路。”这次端木衍是真的走了。

    “对了,那群孩子中,谁的潜力大。”

    “陆…南。”陆大历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

    直到此刻,陆大历才是真的确定,端木衍真的打算带一个人走。

    可是,在那13个孩子里面,有他的亲孙女,陆晓茵。和陆南同岁,虽然没有陆南的潜力大,但也算是极为不错了的。

    陆大历原本是想说陆晓茵,却不知为何,最终还是说了实话。

    唉。

    “四~长~老~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陆贲此刻迫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陆大历决定砍断藤蔓。

    按照他们原本的计划,他和陆万金各自去处理好休整点之后,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之后他就要带着38个护卫去其他地方。家族已经为他们做好了后续的安排。

    可是,照现在的情况看,那38个护卫肯定也在峡谷里。没有藤蔓,那些护卫根本就上不来。小两百米的悬崖,不下雨还好说。现在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上哪再去找两百米长的藤蔓去。

    “梁家的追兵很快就会追到这里来。我们现在决定通过峡谷两侧的悬崖逃出去。”陆大历喊道。

    “陆统领~我建议~你~在上面~先~躲起来~等~三长老~出现~~你们~再去~瀑布的~下游处~接我们。”

    “四长老~你说的~是认真~的吗?”

    陆大历心想,这时候自己哪敢开玩笑。

    “真的~之前的~那两支~信号箭~就是~梁国~追兵~发出的~信号。恐怕~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

    太累了。还是应该长话短说,言简意赅的好。这么沟通,实在是太累人了。

    “商量好了吗?准备让我带谁?”端木衍的声音再次出现在陆大历背后。

    “前辈,能不能把我孙女也带上?”陆大历嘶哑着嗓子说道。

    “你孙女?她的潜力最大?”

    明知故问,陆大历心道。

    “陆南,8岁,49牛。”“陆晓茵,8岁,32牛。我孙女。”

    “不用说的这么细致,你决定就好。你说带谁就带谁。”端木衍对此无所谓。带谁都是带。反正只是带个人逃出去,多一点活着的希望。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就让他自生自灭。又不是一直带着。

    “说好了,我只是带出去,并不会一直负责到底。”

    陆大历看着端木衍……

    “再给你最后一点时间考虑,我去把那群人喊过来。右边的这条瀑布安全一些,而且从这里下去,就会脱离陆郡范围。往前走500里,就是梁国境内了。”

    “目前对你们来说,去梁国生还的几率相对大一些。所谓灯下黑。”

    端木衍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怕绝了陆大历的求生欲望。梁国的追兵此时一定全都在朝着陆郡,朝着青天山脉而来。

    “你继续。”端木衍说完,再次朝着左边而去。这是他给陆大历最后的考虑时间。

    此时,山崖顶上,陆万金出现了。

    “陆统领,你怎么在这?其他人呢?”陆万金左看右看,一个人影都没有。

    “呀,三长老,你可算是出现了。”陆贲听到陆万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喜形于色。

    “怎么了?”陆万金想不通陆贲为什么会这么开心。

    陆贲整理了一下情绪和思路,简洁且快速的说道:“四长老和所有人,都在下面的峡谷里。下山的藤蔓被四长老砍断。梁国的追兵快到了,他们准备从峡谷两边的瀑布下去。让我们去下游接应他们。”

    “胡闹,这不是瞎胡闹吗?”陆万金气急。从瀑布下去,先不说被暴雨增加了水量的瀑布冲击力成倍的增加。就算不下雨,以护卫和孩子的身体恐怕也无法承受瀑布的压力,更何况现在。

    “藤蔓在下面。那就让四长老送上来,或者你下去拿啊?”陆万金道。

    “三长老,我已经试过了。不过你也知道,之前暴雨有多大。虽然现在的雨小了,可是山崖上的石头被雨水冲刷浸泡了这么久,已经变得松动腻滑。刚才我差点摔下去。”

    陆万金探头朝着峡谷下面望去,雾蒙蒙的一片,啥也看不到。

    “四长老在下面?”

    “嗯。”陆贲道。

    “四长老~我是~陆万金~我现在~下来。”陆万金朝着峡谷下方喊道。

    三长老也来了。终于来了,好好好好。终于可以有人和自己一起想办法了。

    “好~我在~下面~等你~”陆大历嘶哑着嗓子喊道。他不确定以现在的嗓音,陆万金能不能听到。总之,他尽力了。

    “三长老,不可。四长老说梁国追兵正在赶来,估计他们也快到了。”陆贲阻止道。

    “陆统领,你先去瀑布下游,我下去和四长老一起。现在下面只有他一个人,我怕他应付不过来。”陆万金坚持。

    陆万金说完就朝着山崖攀爬下去,就在他的头即将消失在山崖上的时候,一支利箭电射而至。陆大历仰着头正想和陆贲说最后一句话,嘴巴才张开,眼角余光已经瞄到有黑点朝着他们而来。

    原本想说保重的口型,及时变化成危险两字,声音未出,利箭已射进他的嘴里,又很快的从后脑勺穿出,带出一溜红白之物,箭势未止,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陆贲看着陆万金被利箭穿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刀转身,却是看到梁鹰搭着弓箭瞄准了他,箭在弦上,待发。

    梁鹰好整以暇的看着陆贲,“你是陆家的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任何?”陆贲看着梁鹰身后数十个同样箭在弦上,一身盔甲的战士,便明白自己活不了了。

    “如果你说你不是陆家的人,我会放了你。如果你是陆家的人,我会一箭射死你,砍下你的人头回到梁国交差。”梁鹰道。

    “那我不是陆家的人。”陆贲语气平静的回道。

    “好啊,那你现在束手就擒,等我们查清楚你不是陆家的人,到时候就会放了你。”梁鹰似笑非笑的看着陆贲,“而且还会予以重金补偿给你。”

    “是吗?”陆贲直勾勾的看着梁鹰,他根本不相信梁鹰说的话。无非就是希望抓自己活口,好知道更多陆家之人的消息。

    “是的。”梁鹰道。

    “好,我会证明我确实不是陆家的人。”陆贲张开双手。

    梁鹰看到陆贲这么配合,不由大声笑道,“这就对了吗?只要你不是陆家的人,一切都好说。”只不过话音还未落下,陆贲倒向峡谷下方。

    梁鹰脚步瞬移,瞬间,出现在悬崖边上。手中箭出,陆贲胸口开花。

    陆万金,陆贲殒。

    梁鹰十分恼怒。

    “箭手,立刻,下方,射空箭囊。”

    “盾手,搭云梯。”

    “传令,瀑布下游,等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