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无处可逃(2)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端木衍猜到面前的这些人大概率是陆家的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这么巧,还能被自己碰上。老话总是说的这么有道理,不是冤家不聚头。

    “你们是陆家的人吧?”端木衍感受脖子的大刀动向,他可不希望自己被对方一激动之下,砍断了脖子。说完这话急忙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陆大历听完觉得端木衍说的在理,但他并不确定对方说的是不是真话。

    “能不能把刀先拿开。”端木衍实在不想主动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只能装可怜。

    陆大历让护卫先去休息。等支开周围警戒的护卫,陆大历郑重其事道:

    “坦白说,我感受不到你的实力如何。但你给我带来的巨大压迫感告诉我,你的实力一定高我太多。甚至在武者之上。”陆大历老实承认。

    端木衍给他带来的压力比陆白虎更强。陆白虎是五等中期武者,甚至后期。这就说明端木衍是六等武者,甚至是武师。

    “我知道哪怕你现在受了重伤,对付我们这些人还是非常轻松的一件事。”陆大历心里确定端木衍和梁国来的不是一路人。

    “至于你现在不动手的原因,并不是怕你脖子上的这把刀。而是我们的人太分散。只要你一动,势必引起他们骚乱。你是怕瀑布上的追兵发现。”

    陆大历说完这些话之后,便拿开架在端木衍脖子上的刀。顺便还替他解开了绳索。

    “看不出来,你的实力和智商差距挺大的啊。”端木衍说道。

    陆大历明显感觉到端木衍是在讽刺他的实力不行。无可奈何,既然打不过人家,自然无法阻止他嘲讽自己。

    “谢谢前辈夸奖。”

    呃,端木衍没料到陆大历如此光棍。

    “前辈,时候不早了。是时候证明你是在被梁国的人追杀,而瀑布上的那些人正是梁国的人。”陆大历说道。当务之急是先搞清楚端木衍的底细,才能决定下一步行动。

    端木衍决定先搞清目前的处境再作打算,于是问道:“你给我描述一下周围的环境。”

    “我们所在峡谷,前后两座山高约50丈。进出只能借由我背后这座山上的藤曼,只不过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悉数砍断。所以这是绝地。”陆大历故意这么说。

    端木衍听完后不疑有他,“看来这是绝地啊。我们注定都要埋葬在这里了。也算是了却了一段孽缘。”

    “孽缘?前辈这话从何说起?”

    “唉!”端木衍深深叹了口气。时间过了几十年,他在回忆,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已经模糊。

    陆大历见端木衍许久不说话,试探叫了一声,“前辈?”

    “这事说来话长。现在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

    “几十年前,我在游历途中偶遇你们陆家之人,陆天行。”

    “陆天行?”陆大历疑惑?在他印象中陆家的族谱中没有这个人啊。

    “是的,陆天行,当时和他同行的还有甘灵云。”

    “甘灵云,这又是哪位?”陆大历再次打断。

    端木衍气恼,这才说了个开头,连续被打断。照这样下去,说到天亮都说不完,到时候就等着被瓮中捉鳖吧。

    “这两人你竟然没听说过?你们陆家不就是因为这两个人的事情被连累,被梁破天追杀了整整四十年。”

    “噢。那前辈又是因为什么事被梁国追杀?”

    端木衍气道:“还不是因为陆天行这个孬种,有贼心没贼胆。明明对甘灵云有情,甘灵云对他也有意。就是不敢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

    “最后,我看不过去,用了一点手段让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哎,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料到梁破天这个混蛋,竟然心眼小到比针尖还小。”

    “明明和甘灵云已经分开,双方好聚好散,谁能想到他竟然……”

    端木衍没有再说下去,但是陆大历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原来端木衍这个老混蛋因为也是陆家的敌人之一。要不是因为他,陆家至于变成现在的这种局面吗?

    照端木衍所说,如果不是他使手段,让陆天行和甘灵云在一起,恐怕就不会发生后来的这一系列事情。至于陆天行,肯定早被逐出陆家家谱。

    活该你被追杀。

    想通这一切的陆大历,瞬间举刀朝着端木衍砍去。今日先杀了你这老贼,替我陆家死去的族人报仇。他已经忘了之前自己说的,实力不如端木衍。

    早就被解开束缚的端木衍,怎么可能被三等武伤到。身子微微一闪,脚下错步向前,瞬间靠近陆大历。

    陆大历见状,想后退时已来不及,一下子就被端木衍击中胸膛飞了出去。

    “区区三等武者,也敢和我动手。”端木衍不屑。

    “陆家护卫结阵。”摔倒在地的陆大历第一时间喊道,起身后的陆大历发现自己并没有重伤。似乎端木衍在击中自己的同时,收回了大部分的力道。

    由于天色太黑,陆家的护卫只能凭借着模糊的身影集合,仓促间难免发生一些意外。

    “你撞我干啥?”“看好你的武器,别对着我。”“谁在踢我?”

    峡谷里一下子炸开了锅。

    “三长老,发生什么事了?”

    “啊,有敌人,快迎敌。”

    还不等陆大历出声控制住场面,一支带着火焰的箭已从瀑布顶端射出,射在了声音最响亮的地方。

    此时站在瀑布上方注视峡谷的梁鹰,借着箭上的火焰,看到了陆家的人。只不过他不清楚下面的人是谁。

    “下面的人,你们是谁?”梁鹰一边朝着峡谷里喊,一边示意后面的人赶紧集合,声音在峡谷里荡漾,回音效果很不错。

    陆大历此刻有点六神无主,糟糕,被梁国鹰犬发现了。

    端木衍一直在留神瀑布上方的位置。当他看他有火光朝着峡谷里飞来,第一时间离开了原地,藏在火焰照不到的地方。

    箭上的火焰慢慢熄灭。

    “想死吗?赶紧回答。他们的统领是神箭手。”端木衍看到陆大历久不回答,赶紧低声提醒。

    陆大历稳了稳心神道,“我们是从郡城过来这里试炼,准备参加三个月后的学员考核。。”

    听到谷底的人是从郡城过来,梁鹰暂时放下了再射一箭的冲动。

    “山野寒冷,你们为何大晚上的不点篝火啊?”梁鹰忽然觉得谷底的人有点不对劲。

    “这……”陆大历被问住,还不是为了躲开你们。谁能料到,歪打正着,竟然真叫梁国人碰上了。

    陆大历只好回道:“峡谷底部并无多余枯枝树木。”

    “出门在外,互相帮助。我这就叫人扔柴火下去。”

    “让你们的人躲好,可别伤着你们。”梁鹰说完这话,示意身后的士兵赶紧去捡柴火,越多越好。

    “千卫,你这是何意?”有士兵不解。千卫平时并不是乐于助人的人啊,相反,十分的冷血。

    “我怀疑他们是陆家的人?甚至端木衍也在这个峡谷里。”梁鹰道。

    啊?士兵愣住,千卫是从何处知晓。其实梁鹰就是乱说的,哪有这么好的运气。追了陆家四十年,这就让自己碰上了?而且还是在追端木衍的路上碰到的。

    梁鹰不知道的是,王千卫已经找到陆家的人,且连夜带队出发。同时已经派人来通知他,对陆庄村进行前后夹击。

    陆大历此时心里十分焦急,这下可怎么办啊?病急乱投医的他,只能朝着端木衍道:“前辈,等下可怎么办啊?”

    端木衍此时正在气头上,哼,还好意思问我。要不是你,本来还有从长计议的时间,现在这一弄,让他也措手不及啊。

    端木衍想溜,想想还是放弃。顺着山爬出去,到时候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他,岂不是给梁鹰当活靶子么?

    “只能按他说的把篝火点燃。”

    “这?”陆大历迟疑。

    “不点燃,你就等他来一个万箭齐发,到时候你想躲都躲不了,峡谷就这点大。”

    “而且,现在离天亮也剩不下多少时间。天一亮,那就真的是死局咯。”

    陆大历恨恨,自己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傻事呢?先是把藤曼砍断,接着又对端木衍出手。好在他并没有杀自己的心思。

    “前辈有何高招?”

    “为今之计……”端木衍的话没说出口。

    一道蓝色的火焰在半空绽放。

    蓝色信号箭,在梁国军中,代表有紧急情况出发。梁鹰见状,朝天空射出一支红箭。红箭代表正处在任务中。

    “快去迎他,估计是郡城有所发现。”梁鹰猜测大概率是王宇阳发现了陆家的痕迹,这是派人来通知他去集合。

    “河对岸的人,赶紧过来集合。所有人待命,时刻准备出发。”梁鹰下令。

    “千卫,那这?”士兵举了举手里面寻来的一捆枯树枝。

    “既然都拿来了,就给他们扔下去吧。其他人,停止行动。”

    “既然他们是从郡城来的,恐怕是陆家人的可能性不大。”

    士兵:“……”,心道: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收到柴火后的陆大历和两个护卫,陆三俊四人围在一起取暖,至于为何选择陆三俊,因为他离得最近。陆三俊醒来后第一时间躲在陆大历后面,安全。

    梁鹰朝峡谷里看去,四个人。其中一个看起来是准备参加学员考核,剩下的应该就是护卫了吧。

    梁鹰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们一共有多少人啊?”

    “4个。”

    不对啊。作为神箭手的他,视力是一般人的数倍,刚才朝着谷底射箭的他他看的真切,不止4个,粗略估计有20多人。

    梁鹰心下存疑。不过也没多想,身在野外,有点警觉性正常。

    “你们有看到人掉落谷底吗?”

    “不曾看过。我们也是天快黑才到的这里。”

    梁鹰见对岸的士兵已经归队,立刻领着他们朝蓝色信号的方向赶去。当务之急,是弄清楚王千卫传来的命令是什么。

    陆大历见瀑布上久久没有声音传来。这才小心翼翼的让护卫把所有人集合在暗处。

    “前辈?”陆大历想知道端木衍刚才没说完的话后面是什么。

    直到这时候端木衍才已经反应过来,梁鹰既然能够在山林里紧紧咬着自己不放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留下了痕迹,而是因为有东西在跟着他。

    就在梁鹰和陆大历说话的过程中,一只鹞鹰在峡谷里来回飞了好几圈,幸好他躲得够隐蔽。但端木衍不确定以鹰眼的构造能不能发现他,而今之计,他得赶紧撤退。

    “算是我欠你们陆家一个人情,不过我现在受了重伤,只能带一个人走。你选一个?”端木衍既然生了想走的心,说起话来自然变得干脆。

    只是陆大历不明白端木衍为何突然说出这话。

    “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白,我准备走了。”

    “这些年,虽然我一直在被追杀,同时我也在找你们陆家的后人。原本我来郡城的原因,就是希望和你们一起杀了梁国的这些鹰爪。但现在我受了重伤,恐怕帮不到你们更多。”

    “而且就算我没有受伤,以你们陆家目前的实力,恐怕也就是送命的份。”

    陆大历现在懂了,为什么端木衍刚才明明击中自己却没下死手。原来是来帮他们陆家的。

    “前辈,我先带着藤曼爬上去,然后你们再顺着爬上来。”陆大历道。

    “愚蠢。瀑布上的是梁国派来的神射手。我身上的伤就是他弄得,你还想顺着悬崖爬上去。我看是被他当作活靶子吧。”

    现在可怎么办?上也上不得,下也下不得。

    两边都是瀑布,水流湍急,冲击力这么大。以护卫的实力和这些连武者都不是的锻体境孩子来说,根本承受不了。

    怎么办,怎么办?

    陆大历心下一狠,死马当活马医吧。

    “所有人速度分散到峡谷两边,现在发布第一个试炼项目,也可能是最后一个。”

    “这个项目就叫死里逃生。”

    “用藤蔓迅速吓到山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