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无处可逃(1)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这一夜,注定很多人无眠。

    不单单是在峡谷底部的陆大历等人无法安然入睡。还包括在瀑布上的梁鹰等人。

    两人都在假寐,作为领导者的他们。哪怕心绪不宁,也得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给其他人看。

    他们都在防备端木衍。陆大历是担心端木衍醒来后自己控制不住他,梁鹰则是害怕端木衍趁着他们睡着的时候,偷偷‘溜走。’

    陆南同样也睡不着,他直勾勾的盯着陆三俊,似乎在想些什么。倒是在他身边躺着的陆三俊,呼噜声不断,看起来睡得很香。

    郡城,城主府。

    “报告。”

    “进来。”声音威严浑厚,只是少了一点感情,冷冰冰的。

    来人身着重甲站得笔直,行走间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听到回复,推门走进书房。

    “何事?”坐在书桌前的华服中年男子头也不抬的问道,他正在批阅文件。

    甲士双手抱拳微微颔首,才道:“报告郡守,梁国探子下午又派出十人朝着青天山脉而去。属下派人跟踪,奈何天上有鹞鹰巡视,不敢跟的太紧。”

    “嗯。”郡守应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问道:“城内可有人看着?”

    “已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

    “好,记得隐蔽。”

    “郡守请放心,属下派出的都是军中一流高手。断无被他们察觉的道理。”

    “万不可大意。否则到时候……”

    不等郡守说出后面的话,甲士立马回道:“如有差池,属下提头来见。”

    郡守对此不置可否。

    “属下还有一事禀报:陆家前几日派出一队人马进入青天山脉。看样子是打算穿越青天山脉而来。”

    “这队人马共有55人,其中两个长老,一个副统领。39个护卫,还有13个是打算来郡城参加今年的学员考核。”

    “不是12个吗?”

    “是,属下查过,报名参加考核的是12个人,实际上多了一人。”

    “其他人呢?”郡守并没有打算深究。

    “其他人在有序的撤退中。”

    “希望他们有足够的幸运逃过这一劫吧。”郡守喃喃道,“可是逃过这一劫又怎样?还不是得惶惶不可终日的东躲西藏。”

    “郡守,是否需要出手帮助。”

    “不可。静观其变就是。”郡守阻止。

    “但如果伤到了其他无辜的人,立刻出手,让他们有来无回。”郡守声音中露出一股肃杀味道。

    现在不动你们,是因为上面下了命令。一旦你们在我管辖之地滥杀无辜,休怪我无情。

    “是,属下遵命。”甲士领命。

    “可还有其他事?”郡守问道。甲士听出郡守是在赶人了。

    “属下告退。”甲士再一次抱拳颔首,后退三步才转身离开。

    正当甲士准备关上房门的时候,郡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如果在山里可以的话,就……”

    甲士拉着房门的把手,关也不是,开也不是。

    “算了。”“算了。”

    “退下吧。”

    甲士闻言,立刻关好门离去。郡守刚才是想说什么来着?山里?是让自己出手救助吗?可是,万一猜错的话,脑袋可就不保了。

    头疼,到底该怎么做呢?

    离醉仙楼不远的两进宅院。

    “报告千卫,已查到陆家的下落。”

    “确定吗?”

    “确定。属下多方打探,求证。他们姓陆,几十年前才落户在青天山脉脚下。”

    “青天山脉?梁千卫他们现在不就在青天山脉吗?”

    “是。陆家所在的地方叫陆庄村,在青天山脉的另一端。”

    “好,非常好。立刻通知待命的人,即刻出发去陆庄。”

    “千卫,天色已晚。”

    千卫冷冷看着下首之人,“你要违抗军令。”

    “属下不敢。”

    “那还不赶紧去。要是晚了,再被陆家之人逃脱,小心回到梁国后被军法处置。”

    “是,这就去。”那人领命就要离去。

    “慢着,让你打听的事情打听清楚没?”

    下属心里着急,一时半儿的没理解千卫问的是哪方面?

    千卫见状,指了指郡守府所在的方位。

    “报告千卫,郡守和陆家之人并无任何联系。”

    “好,立刻通知下去,大家连夜出发去陆庄村。对了,等天亮后再派人去通知梁鹰。让他在收拾掉端木衍后,直接从青天山脉赶去陆庄村,来一个前后夹击,瓮中捉鳖。”

    千卫果断下达命令。

    终于在追查了这么久之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要知道他们这些人已经出来三年了,三年中一次都没有回过梁国。

    终于要完成这该死的任务。

    这三年时间,如果用在战场上,恐怕自己都足够升到统领。不过要是能够一次性把陆家斩尽杀绝,回去少说也能混个副统领当当吧。千卫如是想到。

    陆庄村,陆庄大宅门口。

    “族长,还是你带着族人赶紧撤退吧,由我来和陆家共存亡。”

    “大长老还是按我说的做吧。毕竟我是族长,在这个时候,就该我留下。”

    陆白虎和陆天尤两个人为了谁走谁留的问题争论不休。

    在之前的几天时间里面,陆白虎把陆家遇到的危机开诚布公的告诉了陆庄村的所有人,并拿出陆家的银钱,对他们给予补偿。

    陆白虎害怕因为他们陆家的缘故,对陆庄村的其他村民造成无妄之灾。所以这些天,他不但需要安排陆家人的撤退,同时还要动员村民暂时搬离这个村子。

    陆宅里该逃出去的人都已经被陆白虎安排妥帖。

    只剩下三四十个跑不动也不想跑了老人。这些人在年轻的时候已经逃过一次,没想到临了临了,竟然还不得善终。

    唉,这就是命吧。

    逃不了,也不想逃了的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一改之前四十年勤俭节约的优良品德,胡吃海喝,尽情欢乐。

    陆庄村还有一些孤寡老人留了下来,无儿无女的他们不知道天地之大,自己该往哪里去。陆白虎索性接到陆宅里面,大家一起享受这最后的狂欢。

    所有人都很尽兴。

    陆白虎看着宅子里喝的七倒八歪的人,很是难受。他知道这些人其实在心里害怕的要死,谁能有足够的勇气坦然面对死亡带来的恐惧。

    “大长老,说真的,我怕死。”陆白虎一个一个仔仔细细的打量这些和他一起长大,一起逃亡,一起变老,现在又一起等待死亡降临的人。

    陆天尤顺着陆白虎的目光朝着老人们看去,这些都是熟悉的面孔啊。

    “我也怕。”

    “既然怕了,就赶紧走吧。走一个是一个。”陆白虎劝道。

    同样的劝说,已经持续了五天。

    “不走了。”陆天尤抬头看看天,犹如是被困在一个不见天日的黢黑囚牢里。

    “千清走了,万金走了。我再走,你一个人得多孤单啊。我得留下来陪你,咱两黄泉路上做个伴。”

    “唉,你呀!”陆白虎知道自己劝不动陆天尤。在这五天里,他说了太多太多劝说的话,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陆忠,你又是为何不走。”陆白虎转头问管家。

    “陆庄存在多久,我就管了多久。我和它早就是一体的了。”老管家陆忠看着陆庄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朵花,每一扇窗户,每一……这里的一切都浸着他的心血。

    “陆伟你呢?你当统领也才四年。为何又不走?”陆白虎看向陆庄的统领,陆伟。

    “身为陆庄的统领,陆庄在,我在。陆庄亡,我亡。”陆伟的语气里满是萧瑟。

    “都是一群愚蠢的人呐。唉,愚蠢啊!”陆白虎仰天长叹。

    “族长,我觉得我们不能坐以待毙。”陆伟突然说道。

    “嗯?”陆白虎一时没反应过来。

    但他毕竟做了几十年族长,很快就明白过来陆伟是什么意思。

    是的。不能等死,自己这些人不能白白的死掉。

    要不是为了劝说他们这些人离开,陆白虎甚至想过自我了断。

    不该,太不该了。躲了一辈子,总得在阳光下绽放一次。

    “陆忠,通知下去,从明天开始,所有人开挖防御工事。”

    “陆伟,把能用上的所有东西都用上。制作暗器,毒药,金汁,定要狠狠的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让他们知道,陆家之人哪怕是死,也不是好欺负的。让我们给陆家逃脱在外的人做一个榜样。告诉他们,陆家即使是亏欠他们,也不会让他们以陆家人为耻。”

    “我以身为陆家人为荣。”陆忠附和道。

    “我以身为陆家人为荣。”陆伟嘶吼。

    “我以身为陆家人为荣!”四人站在陆庄大门口,对着黑夜齐声喊道。

    “我以身为陆家人为荣!”陆庄里面有人醒了过来,喊道。

    慢慢的,所有人站到了陆庄的大门口,对着黑夜发出壮烈呐喊。

    “我以身为陆家人为荣!”

    离陆庄村不远的一处密林里,有声音传出。

    “狗蛋,我有些感动。”

    “去你的狗蛋。”“其实我也有些感动”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给我把那几个老头看清楚了,一旦他们被梁国人所杀,立刻给我发动攻击。”声音从密林的更深处传来。

    “是,大人。”

    密林再次陷入沉寂中。

    峡谷谷底。

    陆大历决定把端木衍弄醒。他得尽快弄清楚端木衍的身份,以及他为什么会来这里。有没有同伙?以及在他之前的那两个火球是怎么一回事。

    陆大历把刀架在端木衍的脖子上,然后吩咐侍卫过来弄醒他。

    其实端木衍早就醒了过来。他发现谷底的人修为最高的就是陆大历。三等后期武者,这点实力根本就不够他瞧的。

    他假装昏迷,实则是在运功逼毒疗伤。他得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尽快恢复。能恢复多少算多少。他深知,只要等天明,梁鹰他们一定会发现自己。

    这是他这五天来的深刻体会。无论他用什么方式迷惑梁鹰,梁鹰总能在第一时间调转方向追到他。只是不清楚梁鹰是用的什么方法看破自己。

    陆大历看护卫怎么都弄不醒端木衍,说道,“别叫了。”

    “从那么高的瀑布上摔下来,肯定是死透了。”陆大历停顿了一会儿说道:“找些人挖个坑,把他埋了吧。”

    端木衍听到这里,知道自己不好再装死。假装咳嗽了几声,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

    “你们是谁?”

    “有没有吃的,给我弄点。我都五天没吃过东西了。”

    陆大历并不回答端木衍的问题。

    “说,你叫什么名字?山上的那些是什么人?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陆大历用刀在端木衍脖子上来回滑动,“说实话,刀可不长眼睛。”

    “我叫端木衍,山上是梁国人,他们想杀了我。”

    “梁国!”陆大历心里一惊,抬头看了一眼瀑布上方,梁国的人在上面。

    陆大历环顾峡谷四周,即使看不清楚,来过数次的他知道,瀑布落下的地方有一块巨石,巨石前面的水潭深不可测。

    潭水一左一右流向两个方向。大概五十米之后,又是两条垂直向下的瀑布。

    除此之外没有他路。

    陆大历此时十分后悔数小时前自己不该斩断那些藤蔓。

    藤蔓,对了。可以用藤蔓把人送走,最好是分两个方向跑。

    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陆大历决定先把面前这个人的底细问清楚。

    “梁国人为什么要追杀你?”

    “我也不知道啊。我好好地在醉仙楼喝酒吃饭。这群杀胚进了酒楼二话不说就朝我杀来。好在我逃得及时,不然早死了。”

    “说实话。”陆大历手上用力,刀刃瞬间划破端木衍的脖子,“有一句假话,人头不保。”

    “是,是,是。”端木衍感到万分屈辱。自己堂堂武师后期人物,竟然被一个三等武者威胁。真的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完全有能力在第一时间就挣脱陆大历的控制,甚至反杀他。但谷底还有那么多人分散在各处。只要他杀了陆大历,恐怕这里会瞬间乱起来。到时候再惊动瀑布上的梁鹰等人,不划算。

    眼前的这个人,在刚才说到梁国的时候,握着刀的手动了一下。看样子他们也怕梁国的人。

    怕梁国的人?端木衍心里有了一个猜测,他决定试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