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终至试炼地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山中的黑夜总是会比山外来的早些。

    随着太阳渐渐西斜,陆大历等人距离陆家的训练基地也越来越近。

    当落日的最后一丝余辉洒向大地的时候,陆大历终于带领着队伍到达此行的终点。

    陆大历站在悬崖边上,望着山对面一条数丈宽的瀑布一刻都不停的倾泻着。

    即使两座山隔着上百米的距离,依然有丰沛的水汽弥漫过来。

    ‘轰轰’‘隆隆’的瀑布像一列马力全开的火车,永不停歇的奔驰着。

    如同绝望的战士,裹挟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砸落下去,发出生命最后的嘶吼。

    “四长老,我们到了吗?”陆三俊朝着陆大历询问道。

    陆大历来过这里的次数不少,每次来他都会在这里站上一段时间。

    闭上眼睛静静感受着瀑布沛然无匹的巨力。

    他陶醉于这种天地伟力创造出来的瑰丽风景中不可自拔。

    陆大历很快就从陶醉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那股萦绕在他心头的危机感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在逐渐加重。

    “是的,我们到了。”陆大历望着瀑布下方说道。

    陆三俊环顾四周,这不过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山头,根本不像是训练基地的样子。

    “四长老,在哪呀?不会就是这个地方吧?”

    陆大历回头看了一眼陆三俊,指了指瀑布:“那边。”不等陆三俊再说其他,立刻看向在人群后方警戒的护卫。

    “陆羿,你先带一队护卫下去,我来殿后。”

    “是,四长老。”陆羿领命后便带着一对护卫朝着山头的边上走去。

    今晚云迷雾锁,黯淡无光。

    正当陆羿准备点燃火把的时候,陆大历出声阻止。

    “陆羿,别点火”

    陆羿伸头看了看深不可测的峡谷,再抬头看看天空,真黑。

    今晚不见星月,苍穹如同被一块巨大的黑幕笼罩,厚重且深邃。

    “四长老。这?”陆羿后怕。

    黑灯瞎火的,自己这些人还要顺着悬崖峭壁爬下去。如果没有火把照路,出现危险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一个不小心,会有性命之危。

    “禁火,务必小心再小心。”四长老坚持自己的主张。

    见陆羿依然还在犹豫着不敢下去,难能可贵的解释了一句:“这几天,我的感觉一直不好。”

    “一切以安全为前提。你们克服一下。”

    “可别在这时候出现什么意外。那我们这五天辛苦赶路都白费了。”

    意外?没有火把下山,就是最大的意外。陆羿腹诽道。

    想了想,四长老说的也有道理。这个时候点火把,岂不是把陆家的训练基地展示给了别人。

    已经接受过训练的陆羿深知,在这青天山脉之中,大有人在。

    尤其是今晚这么黑的情况下,一点点光亮就足以引起别人的注意。

    敏感时期,一切以安全为重。

    “我在前面带路,剩下的人每隔一刻钟再下。”陆羿对着身后的人说道。

    “是”。众人应道。

    只见陆羿一个飞跃,跳下了悬崖。

    “啊!”陆三俊惊叫。

    陆三俊一直在试图看清楚护卫们是怎么下山的。只是今晚实在是太黑,黑到哪怕他和护卫们只相隔数十米距离,还是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

    陆羿突然这一跳,吓到了陆三俊。

    陆三俊这突然一叫,吓到了所有人,包括陆大历在内。

    只见那些护卫第一时间拔出武器,四处扫视。

    连一向沉默的陆南,也被陆三俊吓得心脏漏跳了半拍。

    实在是陆三俊这声尖叫太过突然,陆南刚好又站在陆三俊的旁边。委实被吓得不轻。

    “大晚上的,叫什么叫。”陆大历看四下一切正常,不由朝着陆三俊呵斥,“可别把蛮兽都给吸引过来。”

    陆三俊一听到蛮兽两个字,顿时两股战战,差点站不住脚。

    “四长老,陆羿护卫跳崖了。”陆三俊颤颤巍巍的指了指陆羿下山的方向。

    “……”陆大历懒得解释。

    倒是有好心的护卫解释道:“陆队长没有跳崖,他是先下山帮大家探路去了。”

    “我明明……”陆三俊看的清清楚楚,陆羿队长就是纵身一跃,直直的跳下了悬崖。

    “你过来自己看。仔细点,看清楚咯。”护卫打断陆三俊道。

    陆三俊的腿有点不受控制。他勉强挪到陆队长‘跳崖’的地方,看到那里布满了藤蔓,每一根差不多都有婴儿的胳膊般粗细。

    其中有两根藤蔓不停的在动,下意识的就要去拉。

    “别动。”护卫见状赶紧阻止陆三俊。

    “这……”

    “这是家族在十几年前无意中发现的。”有护卫在旁边解释道。

    “有人尝试顺着藤蔓下去。没想到顺着这些藤蔓可以一直爬到谷底。等他上来后家族先后又派出好几支队伍探查过谷底。”

    “这么多年,山谷底下一直没有发现蛮兽的踪迹。

    下面是一处不大的平地,除了那条瀑布以外,并无他物。”

    陆三俊探头看了看悬崖下面,除了一片黑乎乎的阴影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四长老,我们也要下去吗?”陆三俊朝着另一边的陆大历低声喊道。

    他怕自己的声音太大,真的把蛮兽引过来。

    陆三俊心里对蛮兽两个字已经恐惧到只要听到就会不受控的身体颤抖。

    “你觉得呢?”陆大历终于体验到了陆万金的感受,陆三俊这小子真的是太聒噪了,欠收拾。

    陆大历深知这次恐怕会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次站在这里感受大自然之威。他的心情随着瀑布的放肆奔腾而澎湃。

    “从现在开始,所有人噤声。”陆大历说道。

    此刻他似心有所感,已在三等武者中期停滞多年的关口有所松动,突破在望。

    夜色渐深,湿气逐渐蔓延开来。

    就在此时,陆大历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越来越盛。随着一声沉闷如老牛皮鼓被敲响的声音蔓延开来,预示陆大历突破成功。

    此时的他已经是三等后期武者。

    陆大历心中萦绕的危机感比突破前更加强烈。

    “快,所有人加快速度。”

    “现在开始,三个一组,一组一组的下。”

    “护卫两边,小孩中间。”

    “半刻钟一组。”

    “所有人加快速度。”

    陆大历催促道。

    他不知道这份危机感从何而来。

    此时的状况已经不容许他再去考虑这个问题。他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在那说不清楚的危机感到来之前,赶紧的下到谷底。

    陆大历此时无法确定,是不是只要他们下到了山谷底下,这份危机感就会消失。还是说,下到了山底,这个危机会更加的强烈。

    要是下了山底,再出现敌人,真的是逃也没地方逃了。

    陆大历始终没有放下的心变得更加高悬。

    所幸,等最后一组人员顺着藤蔓爬下去后,陆大历所担心害怕的事情还是没有发生。

    陆大历回头看了一眼,正准备下去。想了想,回过身子,仔仔细细的把他们留下的足迹清理了一番。

    再次站到悬崖边上,陆大历看着那些藤蔓,手起刀落,几下功夫就把藤蔓处理的干干净净。

    算了,反正以陆万金和陆贲的实力,不靠藤蔓也能下山。还是切断了的好,免得引起别人的注意。

    陆大历再次回头打量了一番,这才顺着悬崖爬了下去。

    殊不知,正是他的多此一举,才为后来的危机埋下了隐患。只不过,现在的他根本无法预料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他知道的话……

    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如果是一个很没有必要的借口,且这两个字所带来的情绪是一种自寻烦恼的表现。

    就像端木衍在彻底昏迷之前想的那样,如果不躲入河里就好了。

    瀑布所在的那座山上。

    梁鹰等人一路顺着端木衍留下的痕迹,追到了瀑布边上。

    “千卫,前面已经没有路了。”

    梁鹰走到瀑布边上,探头朝着下面看去,一团黑雾,什么都看不到。

    “拿火把来。”

    说话间,后面的人递上来一支火把,梁鹰接过后直接朝着瀑布下方扔去。

    火把燃烧所用的油是军队特制。除非是完全浸没在水里,否则凭着一些水汽或者从瀑布飞溅出来的水,无法让火把熄灭。

    梁鹰这是想判断一下瀑布所在的峡谷有多深。他担心峡谷不够高,端木衍顺着瀑布落到谷底,又造不成多大的伤害。

    火把头朝下,径直朝着谷底落下。只见火把越烧越旺,火团越来越大,看来是整个火把都燃烧了起来。过了良久,火把才在视线里消失。

    梁鹰在心里默默的估算了一番,再次拿了一个火把丢入峡谷。这次,他特意让他们给这支火把绑上足够多的树枝。

    他必须确定端木衍有没有可能随着瀑布落到谷底。

    火光再一次从视线中消失,到谷底的距离至少在五十丈以上。

    梁鹰不敢下峡谷,今晚太黑了,黑到他不敢做这样的决定。

    “一队人去河的另一边搜索,剩下的人在河这边沿岸再往回搜索一次,看看他是不是趁我们不备,逃出去了。”

    “是!”

    梁鹰心里着急。

    端木衍是武师后期,而他才刚晋级武师,离境界稳定下来也没多长时间。

    虽然他们在端木衍毫无防备的时候成功偷袭了他。一路上又数次射中端木衍,即使没射中要害,凭着其中几支只有他才有解药的毒箭,端木衍的伤势势必很重。

    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迅速将他击毙。等端木衍恢复过来,倒霉的就该是他们了。

    梁鹰心知端木衍一路溃逃,只要不给他停下来疗伤的时间。端木衍哪怕最终不是死在他们这些人手上,也一定会死在逃跑的路上。

    梁鹰抬头看了看天上,心道:如果今晚月亮在就好了。

    派去河对岸的人在达到之后仔仔细细搜索了一番,一无所获。只好朝着河这边喊道:“报告千卫,这边并无任何发现。”

    “你们呢?”梁鹰问这边。

    “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

    梁鹰看着下属们一脸倦容的样子,心中不忍。

    他们今天追了整整一天都没有休息,就是想趁着端木衍受伤要他命。

    结果还是被端木衍逃过一劫。哼,端木衍,你这个老贼,逃不掉我的手掌心。梁鹰再次抬头看了看天。

    “大家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吧。”

    “对了,所有人间隔一个火把能够照亮的距离,给我把岸边看死咯。”

    “我就不信他端木衍能在这水里躲一晚上。”要知道山里晚上的温度极低。

    就算端木衍真的躲在水里,一晚上也够他受的了,更何况他现在重伤。

    峡谷底部。

    “四长老,又一个火球掉了下来。”陆三俊朝着一边正安排人收拾的陆大历喊道。

    他们未来两个月都要在这里训练,所以必须要收拾出一块休息的区域。

    陆大历朝着陆三俊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果然,一个硕大的火球呼啸着砸在水潭上。

    是谁大晚上的往峡谷里丢火球?

    陆大历隐隐感到不安。只不过此时他们刚爬下峡谷,总不能再爬上去吧。而且……

    陆大历看着远处堆在一起的藤蔓,心里面产生了几分后悔。

    也不知道三长老和陆统领什么时候能够赶到。唉……陆大历心绪万千。

    不料,他再次被陆三俊的喊声叫醒,“四长老,从上面好像掉了个人下来。”

    陆大历:人?不会是三长老或者陆统领吧?不会这么巧吧,自己才刚想他们,他们就出现了。

    不对。是掉人。

    “别动,所有人都别动。”陆大历厉声道。

    “护卫警戒。其余人后退到安全区域。”

    说完这些之后,陆大历慎重的朝着水潭边走去,只见他的手上已举起一把大刀。

    陆大历缓缓靠近,先用刀背顶了几下端木衍,看他没有反应,才示意护卫上前把他打捞起来。

    陆大历感受到端木衍还有呼吸,对护卫说道,“先把他身上的湿衣服换了。”

    幸好他们还没有点上篝火,不然定会把瀑布上的梁鹰吸引下来。

    先是火球,后面又掉下个人来。这让陆大历更不敢点篝火了。

    “衣服换好以后,把他绑起来看好。”

    陆大历想了想补充道,“所有人躲到角落,选那些从山上看下来看不到人影的凹出。”

    “刚才收拾营地的人,麻烦把营地弄乱,恢复成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对了,把那些藤蔓藏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