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危机将现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你越不希望它发生,发生的几率越大。很多人,你越不想看到,他却经常出现在你眼前。

    前者来的时候一般都是坏事,后者一般都是你讨厌的人。

    郡城。

    离入城口不远的地方,坐落着一座三层酒楼。

    酒楼正门口左右梁柱上各有一行字,左刻“盘中盏自天上来”,右划“杯中物酣似神仙”。

    正当中一块牌匾上书“醉仙楼”,笔画龙飞凤舞,刚则铁画,媚若银钩,端的是大家之风。

    酒楼每天的开门时间,跟郡城的开门时间同步。

    郡城城门打开的那一刻,城内大多数做营生的场所,如酒肆,客栈,布庄,米庄也会同一时间开门迎客。

    这不,郡城的大门才开没一会儿,酒楼的一楼二楼三楼都已经上人。

    人不多,一楼一个,且都坐在靠窗的位置,桌上放着的酒和下酒菜。

    不过他们的目光并没有放在酒菜上,而在城门口。。

    一楼大堂,小二打着哈欠依靠在柜台边上正在和掌柜说话“掌柜的,您说这都快一个月了,这些人每天开门就来,一坐就是一天。上的酒和菜一口不吃,是嫌我们做的不好吃吗?”

    “既然这般浪费,为何还要每天来,每次都得等城门关咯才离开。”

    “您说,他们是因着啥事呀?”

    掌柜微微抬头看了一眼一楼靠窗的位置,低头把账册翻到下一页,手上拨动的算盘不受丝毫影响。

    此刻他正在核算昨天的收入,过了一会儿,才回道:“许是在等什么人吧”

    “您说,他们是在等什么人嘞?这等人等的有点贵啊。”

    这酒楼的酒不便宜,一盅就要一银钱。普通人,一年花费不过十银罢了。

    “聒噪。”

    “还不赶紧收拾去,再过一会客人就都来了。”

    小二回了一句“好勒”,转过头嘟哝着嘴说道,“这才什么时辰,往常不都得午时前后才开始上人的吗?”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收拾起桌椅板凳。心里愈发对那早早就来的三个客人不满,连偷懒的时间都没了。

    掌柜似乎听到了小二的嘟哝,想了想,事情确实像小二说的那样。

    好吧,是自己糊涂了。掌柜摇了摇头,无意中又看到一楼的客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城门口。

    管他呢,反正别拖欠酒钱就行。好在这些人结账的时候足够大方,从没收过找零的钱,倒是便宜他了。

    算了,有钱就是爷儿。

    他们不知道的是,三楼靠窗的那人拿起酒杯装作要喝酒的样子。这一幕被客栈对面摆小摊卖水果的人看到了,只见他拿起苹果咬了一口……

    离城门和酒楼都不远的一座两进宅院中,正有人朝着正屋上首的人禀告:“千卫大人,酒楼来报,暂无发现。”

    “让他们盯紧了。”

    “是。”

    “陆家余孽,一定会到郡城来参加一年一度的学员考核。他们以为只要考上了,我们就会拿他们没办法了吗?呵,笑话。”被称作千卫的人一脸不屑。

    他们正是梁破天派来唐国探查的人。在他们出发前,梁破天下了死命令,要么他们全军覆灭,要么陆家余孽被一网打尽。

    否则,以违抗军令处置。

    至于逃跑,他们没有想过,他们的亲人,长辈可都还在梁国。

    杀学员,是万不得已的选择。所以,他们要在考核之前,把陆家的余孽通通解决掉。

    这样才能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在城门口埋伏的原因。

    “有查到陆家和郡城那位之间的联系吗?”千卫在思考中突然问道。

    “报告千卫,虽然那位是梁国陆家后裔,但已经过了三代。且当初是叛出梁国,想必为了自证清白,他们不会和陆家有任何联系。”

    千卫语气不善道,“去查清楚。我要的是切切实实的证据,而不是听你在这里给我分析。”

    “是,属下一会就去。”

    “抓紧。”

    “对了,支援梁千卫的人派出去了吗?”

    “嗯,属下已派出二十人去支援梁千卫。”

    “想不到在这还能碰到端木衍这个老贼,算是意外之喜。

    想必如果能把他的首级拿下,大将军会更开心。”

    “吩咐下去,再派十人去支援梁千卫。”

    “可是,大人,我们这里……”

    “放心,有我在。”

    ……

    自端木衍踏入青天山脉的第一步开始算,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

    在这五天中,梁鹰循着端木衍留下的踪迹一路相随,紧随其后的是派来支援梁鹰的二十人。

    “梁大人,休息一会吧。端木老贼身受重伤,又没时间解毒。追上他是迟早的事。”护卫中有人提议。

    梁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身后跟着的人明显已气力不继。

    “好,休息半个钟。”

    梁鹰自从射出信号箭后,一直不敢运功逼毒,只能死死的压制毒素的蔓延。他全神贯注的留意周围的动静,箭搭在弓上,准备随时射出去。

    梁鹰知道端木衍一定在附近。就等着自己松懈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

    梁鹰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梁鹰深知,求救信号已出,支援他的人会在第一时间赶来。只要坚持到他们来,那端木衍就等着授首吧。

    只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端木衍竟然越过他,伏击支援他的人。

    二十个来支援他的人全力以赴赶路,忽视了一丢丢的警觉。正是这个忽视,被守株待兔的端木衍偷袭成功,杀了四个,轻伤三个,重伤一个。

    好在梁鹰察觉到不对,及时赶来,才没让端木衍的诡计成功。

    要知道,端木衍是抱着重伤也要杀光这些支援的目的来的,最终随着梁鹰的到来功亏一篑。

    甚至,在梁鹰到来后,剩下的人组成军阵反狙击端木衍,差点就要把端木衍杀死。

    端木衍使出压箱底的绝技,最终以重伤的代价逃出生天。

    这之后,梁鹰他们一路追击。

    端木衍途中几次偷袭,结果偷袭失败的他伤势反而越来越重,只好一路逃命,再不敢偷袭梁鹰他们。

    “梁大人,我们为什么要追杀他?我们的目标不是追查陆家人的下落吗?”护卫中有人刚喘匀气息,便问道。

    “是啊,梁大人,属下也好奇。”

    梁鹰看了一圈众人,想了想,说道:“你们可知我们为何不辞辛劳的追查陆家人?”

    “不知。”众人不解。

    “此事说来话长,涉及到一桩陈年秘辛。

    这事有关大将军,说不得,说不得。”梁鹰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不过这端木衍虽然不是陆家的人,但当初正是因为他在背后捣鬼,才让大将军和陆家结了仇怨。”

    “原来如此。”众兵士懂了。

    “想当初,陆家在我们梁国身为郡守,掌管一郡之地。结果怎么着,还不是被大将军一朝覆灭。”

    众兵士一脸崇拜的喊道,“大将军威武。”

    “陆家逃出了不少的余孽,这些年陆陆续续的被找到,除掉。这次我们查到的线索,恐怕是陆家最后的残留。”

    四十年,整整四十年。梁破天追杀了陆家整整四十年。

    在他们之前,还有无数的追查人员,有些人终身回不到梁国,连死在何处都不知道。

    梁鹰在心里为他的前辈们默哀,也为自己的幸运感到高兴。

    “好啦,大家歇息的差不多了。我们得赶紧追上端木衍,拿了他的首级去和王千卫汇合。”

    “争取在学员考核之前歼灭陆家余孽。风风光光的回到梁国。”梁鹰意气风发的对着他们挥挥拳道,“到时候,大家一起晋升。”

    “哈哈哈哈,是的,跟着梁千卫,一起升官发财。”

    “梁千卫,回到梁国后,我请你去……”

    “梁千卫,我家有……”

    新一轮的追击再次开始。

    端木衍不断朝着青天山脉更深处行去,此时的他神智渐渐开始变得不清晰。

    原本被压制的毒素,在不断的发起反攻,这让他无暇分心去辨别具体的方位和行进方向。

    更惨的是,由于他的伤口得不到及时的包扎,血液不断的滴落在路上。

    只是此时的他无暇顾及留下的痕迹,他得赶紧找一个地方,一个可以让他暂时躲起来疗伤的地方。

    再这样奔逃下去,恐怕离他明年的忌日不远了。

    端木衍心里十分愤恨。

    他一个人好好的在醉仙楼喝酒吃菜,梁鹰这群狗腿子进了醉仙楼,看到他后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朝他发动袭击,简直是不可理喻。

    最近这几十年自己老老实实的游山玩水,周游列国。为什么他梁破天就放不下呢。

    追杀了他整整四十年,四十年啊。

    逃亡中的端木衍,感到脑袋一阵发昏,赶紧咬了下舌头,不行。再这样逃下去,恐怕都不需要他们动手,自己就会死在路上。

    端木衍感受着周围若有若无的敌意,心里一阵悲凉。想到自己堂堂一代武师,今日竟要葬身在这低阶的一等二等蛮兽腹中。

    唉。

    端木衍提起一口气,朝着一头二等后期蛮兽杀去。

    端木衍一个武师级别的高手,和一头低阶蛮兽之间,差的何止是天堑。即使此时的他命悬一线。

    可是,今日他生命将绝,蛮兽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晋级的大好机会。

    只要能够吃到端木衍身上的一块肉,恐怕都足够他们晋级成高阶蛮兽。

    弱肉强食,本就是大自然生存的法则。更何况,蛮兽的感知比人类更灵敏。

    在他们眼中,端木衍就是一个行走的晋级宝物。

    端木衍丝毫不费力的抓住二等蛮兽的脖子,凑到嘴里猛吸。

    丹药早就消耗完了,此时他身在荒山野岭之中,只能出此下策。

    梁破天,你欺人太甚。等我恢复后,必将去你梁国搅个天翻地覆。

    得到一点补充的端木衍扔掉手上的蛮兽,再次逃亡。此刻的他迫切希望甩掉身后的追兵,找一个疗伤的地方。

    可是,这荒山野岭的,怎么才能彻底的隐藏起来呢?

    是了,水。

    端木衍开始有目的的寻找起水源。

    此刻正带着队伍埋头赶路的陆大历,再次跃到大树顶上查看方位。等确定方向无误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

    快到了,紧赶慢赶,原本要七天才能走完的路程硬是被他压缩到了五天。

    陆大历赶紧下树。

    “大家表现的都不错,这五天时间里,除了一开始还有人喊苦喊累。后面的表现简直出乎我的预料。”陆大历难得话多一次。

    陆三俊看到陆大历的目光向他扫视过来,赶紧学陆南,低下头来。

    陆三俊对陆大历发自心底感到恐惧。人狠话不多,妈妈告诉他的果然没错,会咬人的狗不叫。四长老平时基本上不说话,但是,这一次,真的是吓到陆三俊怀疑人生。

    第一天赶路,陆三俊忍了下来。第二天一早醒来,陆三俊就受不了了。可他还是咬着牙齿坚持,直到中午休息的时候抱怨了几句。

    陆大历二话不说,拎着他就出去了。半个钟后回来的陆三俊,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嗷嗷’的带头赶路。

    从那天之后,陆三俊再没喊哭喊累。

    陆大历看到陆三俊躲避他的目光,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别人不清楚陆三俊经历了什么,作为主要经历人之一的他怎么会不清楚。

    他不过就是把陆三俊丢到一头一等蛮兽的必经之路上……

    陆大历欣慰的对所有人说道:“大家再坚持最后半天。原本需要七天走完的路程,我们五天就走完了。”

    “等到了训练基地。我给你们放三天假,让你们可以好好休息。”

    “谢谢四长老。”陆三俊第一个喊道。

    陆三俊明白了一个道理,该说话的时候一定要第一个说,比如说现在;不该说话的时候打死也不能说,不然真的会死人的。

    随着陆三俊带头,其他人陆陆续续的说道,“谢谢四长老。”

    “谢谢四长老。”

    ……

    众人心里面不是没有怨言,只不过没说出来罢了。

    虽然他们不知道陆三俊经历了什么,但从他回来之后的拼命来看,肯定不是好事。

    好在只剩下最后半天时间,他们就要解脱了。

    想到这,所有人吃东西的速度无形中快了许多。

    “出发。”

    陆大历见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赶紧带着队伍继续前进。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等到了训练基地再休息不迟。

    陆大历始终感觉到有一股危机感在向他们袭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