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陆南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自议事大厅戒严整整一日后,陆庄宅院内的气氛就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陆南察觉到,陆庄里面的人在慢慢变少。当然,变化的幅度不大。平均下来一天也就少个1到2人。

    而且这些人外出都有正经理由,比如嫁人,比如替家族采购,再比如外出游历……

    只是陆南对陆庄的一切都太熟悉了,数年时间每天早起晚睡穿梭在陆庄各处,想不熟悉都难。

    不过因为陆南性子沉闷,不善言谈。每天又要打工谋生存,没时间玩耍和交朋友,因此这个发现陆南没和任何人说。

    眨眼之间一星期过去。

    这日清晨,陆万金和陆大历早早的就在练武场内等候。

    今天是众人集合去试炼的日子。

    没等多久,那12个孩子在父母的陪伴下来到练武场内。

    到了广场后,其他父母带着自家孩子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互相嘱咐他们试炼的时候要彼此帮助之类的话,唯独陆三俊母子二人孤单单的站在一边。

    段芙对此早已习惯,见怪不怪。谁让自家男人在外‘做眼睛’呢。

    别人都以为她男人死在外面了,只有段芙自己心里清楚,她男人活的好好的。

    她男人叫陆正阳,是陆家的英雄。等送完陆三俊,她就要出发去郡城找他,行李早都收拾完毕。

    这事只有三个人知道,她,她男人,还有族长。连陆三俊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活着。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单亲家庭。一个从记事起,就没见过父亲的人,你让他怎么健康的长大,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

    段芙想到这不由伸手要抚摸陆三俊的头。陆三俊一看,还以为段芙又要打他,吓得他立刻低头逃跑。

    “傻孩子!”段芙愣了下,不由哂笑,“听话,回来。这次不打你。”

    “过来,让妈妈抱抱。”“从你开始记事起,妈再没抱过你,来,快过来。”

    陆三俊带着狐疑的神色朝段芙走去。走到跟前,段芙一把抱住他,抚摸着在他耳旁说道:“三俊,这些年是娘让你受委屈了,别记恨娘。”说着说着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陆三俊一副无所谓的口吻,“娘,我没事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段芙听到这,哭的更厉害了。这些年,她一个人带着三俊,无论受多少苦都不曾在人前落过泪。

    可是这次,她是真的忍不住了,这是他们母子第一次分别。

    而另一边等了许久的钟莲凤看到三长老和四长老还不打算出发的样子,不由开口问道:“三长老,人都到齐了,怎么还不出发。”

    陆万金看了眼钟莲凤,淡淡的说了一句,“等人。”

    钟莲凤追问道,“等人,等谁啊?”

    “陆南。”

    “什么?陆南?那个扫把星也要去参加这次试炼吗?三长老,之前不都是只有报名参加考核的学员才能去试炼的吗?怎么陆南没报名,还能去试炼?”钟莲凤这一通话说的练武场内其他人反应过来。

    是啊,陆南并没有报名参加这次考核,按理说他是没资格去试炼的。

    但现在三长老说要等陆南一起,那岂不是说陆南也会参加今年的学员考核。

    想到这,众人纷纷开口。

    “……”

    “……”

    “……”

    “闭嘴,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陆家的规矩不记得了吗?”陆万金听到这么多人叽叽喳喳的围在他身边聒噪,厉声吼道。

    “族长和众长老决定的事情,你们是有意见吗?”

    这一声历喝,着实吓住了众人。陆家的家规十分严厉。虽说他们陆家早已不复昔日的辉煌,家规却执行的一丝不苟。

    “不敢。不敢。”钟莲凤弱弱的说着,不敢再多嘴一句话。

    陆万金看向陆三俊母子:“段芙,大庭广众下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还不去束整仪容。”

    “是。”段芙没有多说什么,再次摸了摸陆三俊的头说了句:“妈等你的好消息”,掩面离开练武场。

    “三俊,之前让你通知陆南今日七时来练武场集合,话你可曾带到。”陆万金看向一旁手足无措的陆三俊。

    “回三爷爷,话已带到。”

    既然话已带到,陆万金不介意再多等一会儿。换做以前,陆万金指不定要对陆南做出一些惩戒。

    经过上次议事大厅事件,陆万金思考了很多。自己无非就是想替自己这一脉多争取点利益,身为脉主无可厚非。

    事后被抓住,身为长老以权谋私,五倍赔偿就五倍,他认,就算再多五倍,他也得认。

    现在仇家都快找上门来了,以他们陆家目前的实力,随便来几个五等、六等武者,足够灭了他们全族。这时候,多保留一个火种是一个。

    陆南就算再怎么样,也还是他们陆家的子弟。

    陆万金抬头看天,还没到规定的时间,是他们来的早了些。

    “咚~”七时的钟声刚敲响第一声,陆南进了练武场。

    七声过后,陆南站到众人面前。

    黑瘦的身子,不高,低着头,看不清五官。一身洗的发白的衣物,胜在整齐干净。

    “陆南,你来的最晚,大家都在等你。”陆三俊跑到陆南面前。

    陆南微微抬头,说了一句“在帮厨”,不再言语。

    陆万金等人秒懂。

    陆南即使是生在陆家,每月家族发放的例钱足以保证生活开销。

    无奈的是他父亲在他出生后没多久,外出执行家族任务牺牲,母亲随后消失在调查死因的路途中。

    无论陆家怎么寻找,都了无音讯。

    从此,陆南就像是一个住在陆家又游离在陆家体系之外的人。

    陆南属于五长老那一脉支脉的人。可惜的是五长老和陆南的父亲一同牺牲在那次任务中。六七年过去,五长老那一脉慢慢就被其余四脉排挤出去,唯独陆南。

    谁会为难一个几岁的孩子。关键是陆南这孩子省心啊,小时候不哭不闹,稍微懂事些就不声不响靠着自己到处找活干,硬生生长了起来。

    平日里不少仆役佣人对陆南呼来喝去。更有甚者偷摸欺负他,见他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那些人开始明目张胆,变本加厉的欺负他。

    没过多久,欺负他的人一个个离奇死去。

    为此,陆家特地派出执法队调查这件事。执法队调查后发现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陆南,一个只有5,6的小孩。

    为此,他们特地上报给族长。

    族长批示:彻查。

    执法队仔细察看了所有人死的死因、现场,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决定关押陆南。

    动刑是肯定不会动刑的,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动刑,说出去怕是会让所有人瞧不起。

    执法队内心其实不相信那些人是陆南所杀。

    但所有死掉的人,不管男女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曾欺负过陆南,然后就离奇的死了。

    有的人在吃饭,吃着吃着死了;有的人走着走着死了……每个人的死法不一样,共同点是身上都没有伤口,没有中毒迹象。

    陆南被执法队关押看守,即使在关押期间,依然有人死掉。

    执法队调查后发现,死掉的那些人还是之前欺负过陆南的人。

    执法队查到这里时候明白,这件事已经不在他们能力范围内可以查清楚的,只好选择再次上报。

    最终族长和大长老亲自出手调查此事。

    至于结果如何,他们并没有说。只晓得他们调查一日后,遣散了那些欺负过陆南但还活着的人。

    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在那之后,再没有人敢欺负陆南,也没人敢靠近他。

    陆南是个被诅咒的人。

    陆南会巫术。

    欺负谁都不可以欺负陆南,欺负别人大不了挨一顿打,欺负陆南会丧命。

    诸如此类的流言就在陆庄宅院中慢慢流传开来。

    而陆南经过此事被族长和长老们注视到,日常生活得到了基本保障,谁也不敢再克扣陆南的例钱。

    即便如此,陆南依旧每日里早起晚睡,勤劳的奔波在厨房、杂役处、修补队、采药队、学堂……

    只要能找到活的地方,都有他的身影。唯独练武场,陆南是第一次到来。

    陆万金看着陆南瘦弱的身子,在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

    没办法,陆家这些年过的也不容易。精打细算下才勉强做出一副日子过的还可以的假象。

    毕竟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出现,隐姓埋名在这青天山脉脚下,一年到头见不了几个外人。

    隐姓埋名是隐了,同时也失去了和人交易的便利。

    陆万金看了一眼陆南背后一个小小的包裹,“陆南,这次我们要出去试炼三个月。三个月后会穿过青天山脉,到达郡城参加学员考核。如果你忘拿了什么东西,现在去取还来得及。”

    陆南低声回了一句,“没了。”

    陆万金看看其余12个人,连陆三俊背后的包裹体积都是陆南的三四倍大。更不要说其他人了。但看陆南的意思,随他吧。

    陆万金对着依然还在那千叮咛万嘱咐的人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你们放心,我和四长老会安全的把他们带到郡城参加学员考核。”

    青天山脉对于陆万金和陆大历来说,不算危险。

    他俩都是三等武者,青天山脉据他们所知,最强大的也就是四等蛮兽。至于更高等的,没听说过。

    青天山脉的另一头是郡城所在。

    郡城定期会派兵进入青天山脉扫荡,维持和控制蛮兽的数量、等级。

    否则,一旦蛮兽太多,等级太高,发生暴动突袭郡城,损失巨大。

    历史上,郡城受到过蛮兽四次袭击,每一次伤亡都十分惨重。

    为此,郡城特别鼓励和赞成学员在参加考核前去青天山脉进行试炼。

    提前见见血,感受一下真实惨烈的世界,对他们未来的学习生涯能够提供动力和帮助。

    久而久之,这便成了约定俗成的惯例。

    “出发。”陆万金带头走在前面,陆大历紧随其后,再之后,众学员两两跟在后面。

    走出练武场,四十个装备整齐精良的护卫站立两旁,英姿飒爽。

    “每三个人负责保护一位学员,陆贲你负责殿后。”

    “是。”陆贲应道。

    陆贲,护卫副统领,二等后期武者。

    待陆贲分配好护卫要守护的学员,一支55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走出陆庄。

    陆庄的大门口,陆白虎,陆天尤,陆千清,以及管家陆忠,护卫统领陆伟依次站立。

    陆白虎看着队伍从远处一直走到跟前,百感交集。

    这些人是家族的希望,是家族的未来。

    这次出去,还不知道他们能否平安顺畅到达郡城参加考核。

    梁破天一定会安排人守在郡城,等着他们出现。

    他们知道陆家的人一定会去参加学员考核。一旦考进,就算梁破天本人亲至,都拿他们没办法。

    因为,一旦成为了学员,这个人就不再是他们陆家的人,而是唐国的人。到时候如果梁破天敢动手,那就是挑衅唐国,就是在和整个唐国动手。

    “此去,保重。”陆白虎有太多的话想嘱托,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陆大历看着陆白虎,“保重。”

    陆白虎知道陆大历说的是什么意思,是让他能够平安的带领陆家的人活下去。至于他们这五十人,此次离开,这辈子估计很难再回来陆庄。

    在之前的七天里,他们已经制定好了后续计划,只等他们这一批人离开后就会采取撤退行动。

    目前来说,他们十三个人孩子才是陆庄所有人里面最有希望活下去的。当然,之前散出去的那些‘眼睛’不算在这个范围内。

    “会的。”陆白虎郑重的点头说道。

    “孩子们,你们要加油啊!争取这一次全部考核通过。”陆白虎对着13个少年挥了挥拳头,“谁没考上,回来吃这个。”

    “族长,我们一定会考上的。”

    “放心吧。”“没问题的。”

    ……

    大家都在表决心,谁也不想挨揍。唯独陆南,微不可察的抬头看了一眼陆白虎。

    陆白虎似有所感,越过人群,看到低着头看不清五官的陆南。

    唉,这孩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