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陆家往事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陆庄议事大厅。

    自陆南参加考核与否被陆白虎推到试炼之后,剩下的事都在有序的推进中。

    接下来就该确定由谁来带队去试炼。

    原本这事根本不需要拿来商议。

    在这之前,但凡有类似需要长老带队的事,一般情况下都由二长老和三长老共同带队。

    一则是希望他们俩能多接触接触,好尽早消除隔阂。另一点则是由他们两个死对头带队,也更让人放心。至少不会有特别明显的照顾。

    可这一次陆大历破天荒的坚持他必须去,好在众人虽然心里犯嘀咕,明面上倒也没说出来什么。

    又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谁带队不是带。再说,在野外吃住三个月,食不果腹,夜不能寐。危险重重的,巴不得别人主动去呢。

    很快,他们就一致通过此次由三长老和四长老共同带队。

    确定人选之后,其他的细节问题就被一条条的吩咐执行下去。

    “好了,事情都差不多了。下面该商议正事了。”陆白虎说道。

    “陆伟,封锁议事大厅方圆三十米,不得让任何人打扰。”

    看到陆白虎如此郑重其事的样子,其余四人心里面不自觉地重视和紧张起来。看来接下来要说的事,十分严重,不然也不至于,难道……

    不寒而栗,不敢深思。

    待陆伟带上议事大厅的厚重大门,瞬间,光线一暗,所有的声音顿时被隔绝在外。

    议事大厅内落针可闻,气氛越来越凝重。

    一刻钟,二刻钟。

    最终,还是陆万金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主动开口问道:“族长,发生什么事了?”

    陆白虎直勾勾的看向陆万金。

    ……

    “族长,你别这么看着我啊?看的我心里直发毛。你有什么事直说好了?”

    陆白虎没有说话。

    ……

    “族长,这次报名的事,我愿意接受处罚。这还不行吗?”陆万金说真的已经在心里打鼓,是不是他做的事已经被陆白虎知道了。

    “族长,好了,我承认,我私下拿了库房的药草!不过你放心,开会结束后我会主动补齐拿的药草。”

    陆万金感受到陆千清的目光,立刻说道:“双倍,我补双倍。”

    陆万金感受到大长老和四长老的目光也开始朝他聚集,心中一凛。

    “五倍,我补五倍的量。”话音还没落下,接着补充道:“这次带队,我会猎杀一头三等蛮兽带回来交差。”

    三等蛮兽,以陆万金三等武者的实力对上,恐怕不会轻松击杀。

    三等武者已到炼皮这一阶段,而蛮兽天生皮糙肉厚。

    所以真的要一对一厮杀起来,谁也不敢保证能稳赢。除非陆大历出手帮他。

    陆万金看着大家还没有说话,心态彻底的崩了。

    他刚想开口说话,很久没有说话的大长老开口说道:“好了,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五倍,外加一头三等蛮兽。”

    “族长你怎么看?”陆天尤看向陆白虎。

    陆万金一脸忐忑的看着陆白虎。

    “好,就按大长老说的办。”

    陆白虎想了想,说道,“不过三等蛮兽就算了。这次带队你务必要保证家族子弟的安全,不容有失。”

    “是。”陆万金终于松了一口气。要是大长老再不开口,他恐怕就得说带一头四等蛮兽回来。

    这真的是要老命了,万幸,万幸。

    “好了,类似的事情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听到,或者看到。资源是整个家族的,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脉私有的。”

    “要是之后再被我知道有人私下里拿家族的东西补贴自己一脉,恐怕就不会像这次这么轻易就能放过了的。”陆白虎说道。

    “是,族长。”

    陆白虎顿了顿,说道:“下面我要说的事情,希望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出了这个门,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拿出我们陆家人的骨气,别丢了陆家人的脸。”

    “如若不然,陆家不会放过你;你死了,陆家的冤魂不会放过你;等下了地狱,陆家的先人不会放过你。”

    陆万金原本就乱的心,好不容易安抚下来,听到陆白虎这么一番话,心立刻又被提了起来。

    “族长,到底是什么事啊?”陆万金是真的慌了。

    “真的这么想知道?”陆白虎斜睨了陆万金一眼。

    陆万金愣了一下,想,还是不想?你陆白虎今天是吃错药了吗,专门针对我?

    封锁议事大厅,现在说出这么一番话,还问自己真的想知道。我不想知道还不行吗?

    陆白虎并没有等陆万金的回答,接着说道:“府郡和镇上皆有消息传来,他们发现近期有不明身份的人在各处探寻,多方打探之下,是奔着我们陆家来的。”

    “奔着我们来的?”陆天尤问道:“确定吗?”

    陆白虎斟酌了一番后说道:“至少百分之八十。”

    “族长,这边姓陆的人可不少,你怎么确定他们是奔着我们来的。再说,为什么要奔着我们来?”陆万金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陆白虎自顾自说道,“大概率他们是梁国来的。”

    “梁国?族长你确定吗?”陆天尤郑重问道,神情肃穆。

    “根据我们安排在客栈和酒肆的人对他们服饰的回馈来看,是唐国人无疑。但细细观察之下,他们更喜欢吃肉喝酒,一叫就是一大桌。”

    “唐国人吃东西讲究精细,细致。梁国人更为豪爽奔放,喜欢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么看来梁国来的可能性很大。”陆天尤根据陆白虎的说法给与了自己的判断。

    “梁国来的?找陆家?”

    “族长,你说,会不会是因为四十年前的那事?”陆千清问道。

    “如果真的是梁国来的,找陆家。恐怕就真的是为了那事,是奔着我们来的。”陆白虎肯定的回答。

    “至于吗?都四十年了,他们怎么还没放下。我们陆家被他们从梁国赶了出来,一路逃亡,历经千辛万苦才从吉奥荒漠穿越出来。”

    “又一路乔装打扮,隐姓埋名在这青天山脉脚下。这还不够吗?”陆千清悲愤道。

    要知道四十年前他们的年龄也就二十左右。他们的爷爷辈,父亲辈,大多数人葬身在逃亡路上。

    一部分人因为各式各样的伤得不到及时救治,死在了路上。就连他5个月大的小儿子,也死在了那次逃亡路上。

    “为什么要对我们陆家赶尽杀绝?我们陆家从梁国的一郡之守沦落到现在这副光景,他们还不满意吗?”

    “想当初,我们陆家掌管着数百万人口的郡城。陆家主脉,支脉,旁系加起来数万人,现在呢?不过数百人而已。”

    陆白虎补充:“准确的说,434人。”

    ……

    众人心里不经升起一股疑问,这,你是间谍吗?有这么补刀的吗?亏你还是族长。

    “好了,说这些牢骚有什么用。那时候我们才多大,现在我们都是半只脚入棺材的人了,也没几年好活。不如趁着身子骨还硬朗的时候,带着陆家的人好好活下去才是。”陆白虎总是可以顺畅的在扎心和正经两个角色之间自由切换。

    “族长,我有一事不明。不知此时当问不当问?”陆万金看向陆白虎,现在他就跟那啥动物一样,万分的小心翼翼,一有不对劲,赶紧‘躲起来’。

    “好好说话,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陆白虎此时也不着急了。从他得到消息后的这段日子,提心吊胆,茶不思饭不想,这事又不能轻易的和别人说,免得引起动荡。

    整日里苦思冥想对策,人都消瘦了不少。今天终于把压在心底里的事情说了出来,把这块压着的石头分给了其他人一起承担。

    舒服多了。

    再说,这事急也没用。至少那些人一时半会儿的找不到陆庄这里来。

    “为什么那些人不依不饶?当年我们是怎么得罪他们的?”陆万金鼓足勇气问道。

    这话问到其他人的心坎里了。他们对这件事也不清楚,隐约只记得是得罪了什么人。

    具体的事情他们就不知道了。事前没有任何征兆,之后就是莫名其妙的大逃亡。

    逃亡安定下来后他们的长辈也是绝口不提,讳莫如深。

    “这事我知道的也有限,仅从上一代族长的只言片语,和整理他遗物的时候才知道个大概。”

    “那是……”陆白虎开了个头就不说了。

    陆大历看了陆白虎一眼。

    陆白虎读懂了:他在骂我,……,到关键时刻不说?能不能有点族长的样子。

    陆白虎讪讪,接着说道:“其实就是我们的某个长辈,在外游历期间和一个女子互生情愫,干柴烈火后一不小心生了个孩子。”

    “这事挺正常啊。梁国人就是这么热情奔放的。“陆天尤打趣道。

    “是正常,可惜这女子有家室。”

    “啊?谁啊?口味这么重?”陆万金一副探索欲望很强的模样。

    “子不言,父之过。”陆白虎情真意切,苦口婆心的看着陆万金说道。

    “我……”陆万金瞬间难受了。我父亲,不应该啊,我爸一辈子没出过郡城,上哪游历去,莫非是……爷爷?

    咦,不会的,不会的。

    陆千清朝着陆万金瞥去一道颇有意味的目光。

    “好了,大家不要瞎猜。不是三长老的长辈。”陆白虎没有说这个人是谁,转而说道:

    “好在这个女子当时已经解除夫妻关系。”

    “这。还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陆万金急于证明,这锅他可不背。

    “是的。按道理说男未婚,女未嫁。郎情妾意,多好的事。只可惜,他的前任是个控制欲望超强之人。在他们决裂当日,男方自断一臂起誓,今后这女子再和其他男人有染,必将对方赶尽杀绝。”

    “女的呢?”

    “女的后来就被囚禁在了雪峰顶上。”

    “雪峰顶?所以,你说的是梁国的当朝大将军,梁破天,是四十年前……,是我们陆家的……,是……”陆万金语无伦次的表达自己的惊吓。

    “是的,梁破天,正是四十年前的那位。”

    陆千清问道,“那这么说,这四十年来,其实他没有停止过寻找陆家的后人。”

    “目前看是这样的。”

    “这人我倒是略知一二。”陆天尤说道:“此人心眼极小,是个睚眦必报之辈。传言他一生没有一个敌人,凡是得罪过他的人无不被他赶尽杀绝。”

    “这……”“我们赶紧跑吧,跑的越远越好,这种杀胚,惹不起的。”

    “逃,往哪逃?”陆白虎反问道:“想来他派出寻找我们的定是军中追踪老手,既然都快追到眼前,逃是逃不掉的。”

    陆千清问道:“目前有什么办法?”

    “除非他死了。否则,就是陆家死绝了,这件事才可能会结束。”陆白虎给出了自己最无奈的看法。这也是他这段日子反复推演,算计,得出来的答案。

    他已经按照前族长的遗愿,尽可能的往外面派出去‘眼睛’。没想到得到消息的时候还是太迟了。

    这时候如果举全族之力迁徙,恐怕要不了多久时间,对方就能锁定他们。现在不动,反而是最好的掩护。

    毕竟,他们逃到的地方是唐国郡城中姓陆最多的府郡。

    城主就姓陆,绵延了三代。其下辖的城镇,庄子,不乏有很多姓陆的大族。他们这一脉还是从梁国分出来的,只不过关系不咋的。

    “族长,现在可怎么办啊?”陆万金今天遭受太多,免疫了。

    “为今之计,敌不动我不动。”

    “难道我们就等着他们杀上门来吗?”

    “如果我们动了,势必会让有心人发现,到时候想跑都跑不了。”

    “所以我想的是悄悄的动,化整为零,陆陆续续分散开去。最好还能留下一部分人,来掩人耳目。”

    “其实,这些年来,我暗地里在往外面分散我们的族人。你们知道,毕竟我们是梁国人,在这没有任何的根基,只能一点点谋划。”

    “唉,还是不够快啊。”

    “至于留下来的这些人,恐怕就……”陆白虎没有把话说完。但大家已然明白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

    唉……

    “这恐怕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能逃过一劫是一劫吧。”

    “是啊,这就看各人的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