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盾圣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报名风波
存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至圣贤者历2108年。

    陆庄村、陆庄。

    陆庄村村子不大,人口数百。光是姓陆的就占了一大半。

    陆庄是陆庄村最大的宅院,占地百亩,里面住着的都是陆家的嫡系成员。

    此时,陆家里里外外都在打扫,修缮。

    距离一年一度的至圣贤者日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但陆庄早早的就开始做起了准备。

    只见管家陆忠正领着一群工人穿梭在红墙绿瓦之间,不断委派身后的侍女去擦拭清扫各处。

    他边走边看,手上木棍不断敲击,一经发现有掉漆,被虫蛀空的地方,立马招呼身后的工人进行修补。

    自从大毁灭后,这个世界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说,虫子变得更多,动物变得更凶猛。就连家禽的性子也变得暴躁。

    还比如说,东西变得易坏。无论砖石树木,从强度和耐久度上,变得脆弱起来。基于此,每家每户每年都要修缮各自的住所,更换家具器具。

    这对大户人家来说,时间上尤其要提早。不然,等到至圣贤者日来临,估计修缮还不到一半。到时候,丢面子的就会是整个陆庄。

    每年的至圣贤者日,是都城向全国各地招收学员的日子。到时候,从都城出来的大人物会遍布全国各地,由当地的官员或者望族进行接待。

    每年的这个时候,对于各地来说,都是大喜庆的日子。一旦家里的子弟被选上当学员,将会是整个家族的荣耀。而对于都城来说,短时间内则是一件坏事。三分之一的人口离开任何一个地方,恐怕都不会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陆庄今年要进行选拔考试的人有12个。按照往年百分之八十的淘汰率,这次选拔最少能够考进去2个学员。运气好点,说不定还能有三四个。

    准备参加考试的12个人,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那百分之二十的幸运。

    年轻人,总是对自己有着无比强烈的自信心。

    “陆三俊,还不赶紧回来锻炼。整天胡闹,不知道时间只有三个月了吗?”段芙站在练武场入口处双手叉腰,朝着在练武场内玩的正起劲的陆三俊怒吼。

    “知道啦~”陆三俊看到母亲,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战战兢兢的朝着段芙走去。

    看到陆三俊的衰样,段芙恨从心头起,一把揪住陆三俊的耳朵,拎着就往自家的院子走去。

    “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就你现在的气力,能进考核吗,能去都城吗?”

    “我们娘俩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你作为一个男人……”

    陆三俊内心讪讪。

    段芙和陆三俊的人影早就消失在众人眼前,声音却还是袅袅的传到练武场里。这下子,广场里剩余的孩子们沉默了,互相之间默默的对视。

    少顷,陆陆续续散开,朝着自家的院子走去。

    直到练武场中只剩下陆应乾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唉,真扫兴。

    此时的陆庄议事大厅,各长老为了一个人吵得不可开交。

    陆南。

    “他才8岁,今年刚刚够考核的年龄门槛,只要是12岁之前都有考试的机会。何必急于在今年就参加考核呢?”

    说话之人正是陆家的第一长老,陆应乾的亲爷爷,陆天尤。

    “大长老说的在理。再者说了,以陆南的天赋,再巩固一年,来年恐怕能被选为重点学员。到时候,能够得到的重视和资源都是截然不同的。”

    “三长老的话说的也没错。陆南不管是今年参加考核,还是明年参加考核,铁定都能过。这点毋庸置疑。但是,我个人还是赞同陆南今年就参加考核的。”

    “二长老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今年你二长老这一脉参加考核的只有陆三俊一人,而以他的实力,恐怕也就是作为陪衬罢了。倒是来年,你那一脉参加的……”

    “你……”

    “是,你们这一脉人是多,足足有5个人参加考核。这是怕陆南参加了后,你们一脉都考核不上吧?人多有什么用,人多不还是照样怕人家一个8岁的小孩。”

    “你厉害你也可以让你们那一脉的人出来呀。可惜了,你们没人。”

    坐在上首的族长,陆白虎看到二长老和三长老剑拔弩张即将进入’爆炸’的样子,立马抬手下压,示意他有话要说。

    “你们两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为何还是放不下呢?大家都是半只脚踏进坟墓的人了,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放不下。”“放不下。”

    “黝嘿,这时候你们两个倒是有默契了。”陆白虎看着他俩,不由打趣。

    二长老陆千清,三长老陆万金原本是他们这一辈里最要好的两个人。可是,几十年前因为一件事,两个人开始反目成仇。这一结怨,就是三十四年。

    这三十四年里面,两个人无论是在什么场合中,必然唱反调,没有一次例外。而且,每次必然要吵到一方愤然离开才能作罢。

    “好了,多的我也不说了。就说最后一句话,想想我们这一辈里原本就属你们两个最要好,两个人斗也斗了几十年,该消的气就让他消了吧。我们这一辈十八个人,现在只剩下我们5个,好好珍惜剩下的日子吧。”

    “说这干嘛。”一直没有出声的陆大历第一次开口。

    陆白虎对着陆大历笑笑,说道:“唉,老了老了。”

    “好了,下面说正事。老四,你是怎么看的?”

    陆大历看了一眼陆白虎,说道:“听你的。”

    陆白虎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大历是他的亲弟弟,从小就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大家也早就习惯了。

    陆白虎内心里对陆南参不参加考核的事,并不在意。不管他今年参加还是明年参加,一定有他一个名额。只要考核进了,那都是一件对陆庄有利的事。

    倒不是说有名额的限制,主要是陆南一出场,其他人的光芒都会被他盖住,到时候就显得参加的其他人稀松平常了。

    “族长,这次我们报上去的只有12个人。如果陆南参加了的话,到时候就会有13个人参加考核。这恐怕会让上面不喜。”陆万金说道。

    “呵,还不是你擅作主张,趁着族长外出,欺上瞒下做的’好事‘。谁不知道你心里面的小九九,真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别总是以为全天下就你一个人聪明,其他人都是傻子。”陆千清继续针锋相对。

    “老三,这事你确实做的不地道。”族长陆白虎说道。

    “是,我承认我有私心。但这次考核我们这一脉的人多,我作为脉主,总得替他们考虑。”

    陆千清没成想陆万金竟然会这么光棍的承认。这可是几十年来的头一次,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该说些什么,只能恨恨的说一句:

    “小人。”

    陆白虎听到后心里不喜,开口说道:“老三,你作为脉主替自己的子孙考虑是没错。可陆南也是我们陆庄的人。哪怕他们那一脉没有脉主。”

    “是,是我失言了。”说罢,陆万金看了一眼陆天尤。

    “老三,不是什么话都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陆天尤没想到陆万金会这么坦然的承认。

    这一下子就打乱了他的计划。原本他在私下里已经找陆白虎达成了协议,让陆南明年再参加考核。

    反正也就迟了一年,到时候家族再给他一些适当的补偿,以他陆南嘴笨、沉默的性格,恐怕也不会说什么。

    可是现在陆万金在明面上这么一说,恐怕陆白虎对此事的态度就会产生变化。

    “族长,今天我们开会要说的不是这事吧?怎么在这个事情上扯那么久?这不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吗?”

    “对,今天要讨论的是谁带他们12个人去历练,怎么扯到陆南身上了。”陆万金听到大长老替他打了圆场,立刻转移话题。

    只不过没想到向来跟在陆白虎后面的四长老陆大历,第一次在开会的时候主动发言。

    “我赞同陆南今年就参加考核。”

    陆大历的话音一落,整个议事大堂陷入了短暂的静谧,气氛十分的诡异。所有人齐齐看向陆大历,就像是在看一个新鲜事物一般。

    陆大历十分坦然的看着大家。

    “现在大家就举手表决吧!”陆大历说罢举起了自己的手。

    众人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陆万金反应的稍微快了一些,立刻出声说道:“我反对。”

    看到陆万金反对,陆千清立刻举起自己手:“我赞同。”

    陆天尤看看陆大历,再看看陆白虎,仔细的思索了一下,说道:“我反对。”

    现在的局面是二比二,2个赞同,2个反对。

    四个人不由自主的都把目光看向陆白虎。

    此时陆白虎还是没有从陆大历的反应中脱离出来,他在思考,为什么陆大历会突然表示赞同。

    以往都是自己做什么决定,他跟着。这次却破天荒的头次旗帜鲜明的表达自己的立场。

    这中间到底存在着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难道是老四已经察觉到那些人了?

    想不清楚原因的陆白虎,只好主动问道:“老四,说说你的理由。”

    陆大历又恢复了以往的性格,闷闷的说了一句:“他姓陆。”

    就这?陆白虎在心里怀疑。

    大长老莫名的看了一眼陆大历,转而看向陆白虎,眼睛里似乎在表达什么。

    陆白虎这时候才感觉到头疼,原本私下里他都和陆天尤达成了协议。

    可是,这时候陆大历跳了出来,要是自己反对的话,恐怕不合适。但是如果自己同意的话,恐怕不划算。

    陆白虎权衡利弊了一阵,看看陆天尤,又看看陆大历。一个是洗髓涎,一个是亲弟弟。

    做族长好难,尤其亲弟弟还是长老的时候,最难的是亲弟弟还投了赞同票。这时候你赞同个球赞同,你应该反对的啊,为什么不反对?

    陆白虎人生第一次对陆大历的身份产生了怀疑。这恐怕不是他的亲弟弟。他的亲弟弟是不是已经被人害了,被人替换了吗?把他的亲弟弟还回来。

    陆白虎试探的叫了一声:“大历?”

    陆大历看着陆白虎,并没有作声,却好像是在说话。

    陆白虎读到了,是那个他熟悉的陆大历,是他的亲弟弟。他在说‘哥,啥事?咋啦?你突然喊我做什么?你咋还不投票?’。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陆白虎清楚的知道,真正的原因恐怕并不是陆大历说的那样——他姓陆。

    据他这么多年对陆大历的了解来看,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陆大历为什么突然主动站场的原因。

    “这件事,还是需要从长计议的。毕竟,作为庄主,我需要站在全庄的角度上去考虑事情。”

    “我们上报了12个人,无论是什么原因,上面来的人并不会管这些。如果突然多了一个人考核,即使上面来的人不说什么,心里面还是会有一些想法的。”

    顿了顿,看了一眼陆大历。

    擦,陆白虎又读到了,‘哥,你必须赞同,不能反对。’·

    这是咋了?陆白虎不得不接着说道:

    “我们今天主要讨论的是带他们去历练的事,原本计划的是带考核的12个人去。但是,我提议,这次要带上陆南一起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试炼。”

    陆白虎原本就打算让陆南加入这次的试炼,很多事情别人不清楚,他知道。他早就未雨绸缪的做出了很多潜在安排。

    只是这些事都在暗地里进行,所以只有他自己知道。

    “大家没意见的话,现在就举手表决吧”,陆白虎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